人民安全網首頁 |  論壇   視頻 網站導航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首頁 > 安全 > 公檢法 > 正文

丈夫聽信半仙以為妻子生病是“蛇仙”附體將其鞭打致死 獲刑12年

  胡瑞娟死亡次日,陳春龍和陳金來涉嫌故意傷害罪被鹽山警方刑事拘留;胡瑞娟死亡第三天,趙清江因涉嫌故意傷害罪被鹽山警方監視居住。

  第二次開庭一年半后,河北省滄州市鹽山縣人民法院終于對“半仙命案”作出判決。

  澎湃新聞此前報道,2017年11月,鹽山縣女子胡瑞娟被丈夫陳春龍帶至當地一“半仙”家中“看病”,被“半仙”趙清江診斷為“蛇仙附體”。為將胡瑞娟的“病”治好,陳春龍及其親弟弟陳金來按照趙清江的要求,用皮鞭抽打胡瑞娟,卻導致胡瑞娟死亡。

  判決書顯示,趙清江、陳春龍、陳金來均犯故意傷害罪,分別獲刑13年、12年、2年2個月。

  聽信“半仙”為妻治“虛病”將其鞭打致死

  胡瑞娟出生于1984年,遇害時年僅33歲。胡瑞娟是經人介紹與小其4歲的陳春龍認識的,兩人于2009年結婚并育有一兒一女,兒子今年7歲,女兒今年10歲。

  然而,2017年11月發生的一件事情,讓這個家庭支離破碎。胡瑞娟的弟弟胡連軍告訴記者,當時,因為胡瑞娟的兒女腸胃不好,陳春龍不帶著兒女去醫院看病,竟帶著一家人找到了趙清江。

  趙清江是當地有名的“半仙”,“專看各種疑難雜癥、外災、陰陽宅”。鹽山縣人民檢察院的起訴書顯示,出生于1955年的趙清江是個文盲。2001年8月,趙清江因犯尋釁滋事罪、私藏槍支罪被鹽山縣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二年零六個月,2003年1月刑滿釋放。

  趙清江“診斷”后,找到了“禍根”—— 小孩身體不好,根源在胡瑞娟。胡瑞娟被“蛇仙”附體,染上了“虛病”。

  更可笑的是,陳春龍對此深信不疑。2017年11月18日至11月27日,陳春龍帶著胡瑞娟每天都去趙清江家為胡瑞娟看“虛病”。趙清江“看病”時用手捏住胡瑞娟的脖子后面,并用斧子拍打胡瑞娟的雙腿和背部。11月24日,陳春龍將其弟弟陳金來從北京叫回。11月27日凌晨0時許,陳春龍用腰帶將胡瑞娟的胳膊綁在前面,用手抓著胡瑞娟的頭發,陳金來手拿三角帶,一起駕車來到趙清江家中。陳春龍按照趙清江的要求,在趙清江家用三角帶和木棍自制了皮鞭,后用皮鞭多次抽打胡瑞娟后背、腿部為其“治病”,抽打期間,陳金來抱住胡瑞娟防止其掙扎。當天16時左右,胡瑞娟死亡。經法醫鑒定,胡瑞娟系鈍性外力多次打擊致創傷性休克死亡。

  胡瑞娟死亡次日,陳春龍和陳金來涉嫌故意傷害罪被鹽山警方刑事拘留;胡瑞娟死亡第三天,趙清江因涉嫌故意傷害罪被鹽山警方監視居住。

  法院:三被告均構成故意傷害罪

  2019年2月27日,該案經鹽山縣法院第一次開庭審理。審理過程中,趙清江稱自己有病,無法繼續。同年5月5日,該案繼續在鹽山縣人民法院開庭審理。

  第二次庭審中,趙清江拒絕認罪,其辯護人為其作了無罪辯護。陳春龍及陳金來的辯護人則認為,陳春龍兄弟倆不構成故意傷害罪,他們的行為符合“利用迷信蒙騙他人,致人死亡”的情節。

  第二次開庭后,記者曾前往趙清江所在的小南馬村探訪。小南馬村多名村民證實,命案發生后,趙清江不僅很快回到家中,還花錢請來了專業隊伍敲鑼打鼓,“像沒事一樣,繼續給人‘看病’。”直到第一次庭審后,趙清江家中修建的“廟”才被定性為違法建筑拆除。

  11月3日下午,記者從胡瑞娟家屬委托的代理人、北京張鐵雁律師事務所律師張鐵雁處獲得判決書,其中顯示,鹽山縣法院認為,趙清江在給胡瑞娟看“虛病”時,用斧子拍打胡瑞娟的后背和腿部,并指使陳春龍用鞭子對胡瑞娟進行抽打。陳春龍在趙清江的指使下抽打胡瑞娟的后背和腿部。在抽打期間,陳金來防止胡瑞娟掙扎,抱住胡瑞娟。后在長時間、多次抽打的情況下,造成胡瑞娟死亡的后果。三被告人的行為均構成故意傷害罪。

  法院認為,三被告人的行為不符合利用迷信致人死亡的客觀構成要件。利用迷信致人死亡的客觀要件是行為人利用封建迷信蒙騙他人、致使受蒙騙人實施絕食、自殘、自虐等行為,或者阻止病人進行正常治療,導致死亡結果發生的行為。

  10月26日,鹽山縣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趙清江、陳春龍、陳金來均犯故意傷害罪,分別獲刑13年、12年、2年2個月。

  張鐵雁告訴記者,胡瑞娟的父母已經明確表示,他們認為鹽山縣法院對趙清江、陳春龍、陳金來的判決量刑明顯較輕,他們將依法在五日以內,請求滄州市人民檢察院提出抗訴。(編輯:RMAQW)

    標簽:
亚洲人成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