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安全網首頁 |  論壇   視頻 網站導航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首頁 > 安全 > 公檢法 > 正文

大連10歲遇害女孩母親:沒有一個結果,我就不會把女兒火化

  臥室里的柜子上放著3袋金元寶,一袋能裝一千個左右。這幾天沒事的時候,賀美玲就坐在床邊折金元寶,準備在女兒琪琪(化名)一周年的忌日燒給她。

  10月13日上午,她像往常一樣在客廳里忙活,回到臥室拿起手機一看,發現收到了大批的信息,親戚、鄰居、記者轉發來同一條新聞: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二審稿建議將法定最低刑事責任年齡從14歲下調至12歲,大家都在問:“琪琪(化名)的事會不會有希望了?”

  她一下子沒忍住,眼淚嘩嘩地流。她既欣慰,又遺憾,“如果,這個草案在一年前就有,該多好”。

\

賀美玲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新聞報道和評論

  遲來的草案

  幾個月的沉寂后,賀美玲家里最近又熱鬧了起來。每天都要來往好幾撥記者,打來的電話也不少,都是詢問她的看法和期望。幾乎所有人都把修正案草案與琪琪被殺聯系在一起。一名法學教授也在媒體上表示,這草案“有效地回應了社會關切”。

  賀美玲給律師田參軍發了微信,詢問若草案通過,琪琪一案是否能適用。田律師告訴她,不要抱太大希望,但也不是全無可能,還是要看修正案確定之后的詳細內容。

  無論最終能否適用,在琪琪離開一周年之際來臨的這份草案的確帶給賀美玲一家不少安慰。賀美玲的狀態也比幾個月前好了一些,說話的精神足了,走在小區里,能像往常一樣和鄰居打聲招呼。在琪琪剛出事的那段時間,賀美玲幾乎被擊垮了,起身都要人攙扶,見到鄰居也沒心思搭理,和誰都不愿多說話。

  女兒忌日的臨近和蜂擁而至的媒體,又讓賀美玲愈加頻繁地想起女兒。在面對媒體時,她一遍遍地回想一年前的畫面。

  去年10月20日是個周日,琪琪下午要去上美術輔導班,3點下課。原本賀美玲是要去接女兒放學的,但手機不知何時調成了靜音,等她午覺醒來,已經是3點25分了。往常從美術班走到家,只需要十幾分鐘,“就算她下課之后收拾下東西,再等一會,這個時候也該走到了”。

  在果蔬店以東約200米處的一個監控錄像里,夫妻倆看到了琪琪最后的身影:她穿著橘紅色外套、黑色長褲,提著一個布包,小跑穿過馬路,然后消失在樹叢和車輛的遮擋里,卻沒有出現在幾十米外的下一個監控畫面中。當時的時間是3點21分。

  越來越多的親人趕來幫忙尋找琪琪,直到晚上7點多,琪琪的父親王章(化名)和二叔打著手電筒,在大連沙河口區西苑小區,沿著路邊的樹叢搜尋,發現了琪琪的布包和一只鞋,往樹叢深處一看,琪琪身中7刀,渾身是血地倒在灌木叢里,這里離賀美玲開的果蔬店只有50米。

  當晚,警方就將有重大嫌疑的蔡軍(化名)帶去了派出所。賀美玲一家認識這個13歲的男孩,因為住得很近,他有時也會來果蔬店里買些蔥姜蒜。就在當天下午3點之前,他還來店里問王章“琪琪回來了嗎”,當時王章沒多想,隨口告訴他,“琪琪上美術班去了”。

  無論是親戚還是鄰居,提到琪琪都說她是個懂事乖巧的孩子。王章平時在工地上開挖掘機,早出晚歸,只有周末休息。賀美玲在西苑小區里,租了一間門面,經營著一家“好運來蔬菜水果店”,忙的時候顧不上照看兩個孩子,孩子們也很少讓父母操心。琪琪雖然只有10歲,但也能幫媽媽看店。

  賀美玲常叮囑他們對陌生人保持警惕,也不放心讓他們自己四處跑著玩,即使學校離家都只有十幾分鐘的步行距離,賀美玲也堅持每天接送,“沒想到這樣還是出了事”。

\

琪琪的照片,放在賀美玲夫妻臥室的電腦桌上

  “我當時真的有報復心理”

  即使一年過去了,賀美玲還是時常夢見女兒被殺后的慘狀。偶爾也會有美好一點的夢,“看見琪琪一個人在跳繩,就是站在哪兒不遠,但手一勾,孩子就不見了”。

  兇案剛發生的一兩個月是最難的時候,“感覺就要挺不住了”。賀美玲大多數時間就是躺在床上,家里有警方問詢、記者采訪、親友看望,她坐起來說話都要人扶,“腦子一直是昏昏沉沉的,一點精神都沒有”。

  躺下也睡不著,一閉上眼,想的全是琪琪。賀美玲控制不住地拿起手機,來回翻看琪琪的照片,“摸摸她的頭發、她的臉、她的小手,表示我想她了”,但一看就忍不住哭,枕頭都被打濕。

  痛苦之外,賀美玲更多的是憤怒。

  “我當時真的有報復心理,就是沒找到他們”,賀美玲說,事發后,蔡軍的父母就離開了西苑小區,至今未曾露面。她去過蔡軍媽媽賣海鮮干貨的市場,攤位早已收拾起來,她向附近的攤主買點東西,不說自己是誰,裝作無心地打聽這家人去哪了,對方告訴她,老板家里出事后就一直沒來。

  賀美玲把附近的海鮮市場都找了一遍,有時走在路上,看見行人長得很像蔡軍父母都要多看一樣,可仔細一看,又發現不是。“大連看著不大,找一個人其實很難。”賀美玲說。

  蔡軍家的后門口現在是人們祭奠琪琪的地方。防盜窗上掛著白布黑字的橫幅和琪琪的遺照,一年過去了,都已經有些褪色。原本有兩個花圈靠在窗邊,現在只剩下兩塊泡沫圓盤,窗下堆放著干枯的花束、腐爛的水果、灰撲撲的玩偶……剛開始,物業、社區的工作人員想清理一下,但賀美玲說什么也不同意,這里便被保留了下來,像小區里的一塊疤痕。

\

蔡軍家的后門口,人們在這里祭奠琪琪

  琪琪去世后的大半年里,賀美玲幾乎每天晚上都會到這里點上一對蠟燭,最難過的時候,她就在這里跟琪琪說會兒話,一待就是半個小時,等哭完了再走。

  蔡軍由于未滿14周歲,被判處3年收容教養。草案公布后,賀美玲在騰訊新聞話題中發聲,稱::“我們無法接受監管三年的事實,即便不判他死刑,也希望終身監禁,這是對他的懲罰,他應該為他所做的事情付出代價。”

  “再過兩三年他就出來了,什么事也沒有,但我的孩子再也回不來了。”賀美玲說。

  賀美玲始終沒有將女兒的遺體火化,而是存放在殯儀館里的冷凍柜里,一天的費用是90元。琪琪的爺爺奶奶覺得應該早日入土為安,但賀美玲賭著一口氣,“沒有一個結果,我就不會把女兒火化”。

  在朋友的介紹下,夫妻倆委托律師田參軍,要求檢察院追究蔡軍及其父母的刑事責任。由于蔡軍的年齡問題,以及沒有明確證據表明蔡軍父母涉案,檢察院一直未給出明確回復。

  夫妻倆于是決定先提出民事訴訟。今年1月3日,王章、賀美玲夫妻向沙河口區人民法院遞交民事訴訟狀,要求蔡軍父母賠禮道歉,并進行經濟賠償。原定2月4日開庭,但由于疫情,延期到了5月9日。在這次庭審中,被告方無一人出席,甚至也沒有委托律師到場,法院最終沒有宣判。直到8月10日復庭,法院判決蔡軍父母賠償128萬余元,并公開賠禮道歉。

  9月10日,法院代替蔡軍父母通過電話向賀美玲夫妻念了道歉信。信中寫道:“我們是真心地懺悔,真心地道歉,我們一定會按照判決賠償,就算砸鍋賣鐵,做牛做馬,我們也會盡力賠償。”

  賀美玲夫妻并沒有收到賠償,這封道歉信也沒有按照判決的要求,發布在遼寧省級平面媒體上。

  在夫妻二人提出申請后,9月29日,沙河口法院對蔡軍父母采取司法拘留15天,他們位于西苑小區的那套住宅也將于11月2日開始拍賣。

  漫長的告別

  訴訟之外,夫妻倆的生活就像是按下了暫停鍵。

  琪琪的離開讓他們失去了工作掙錢的動力。王章沒再去工地上班,果蔬店也在事發一個月后轉讓了。他們大多數時間就呆在家里,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聊孩子的事,或是各自盯著手機。以前在店里忙的時候,賀美玲不常看手機,琪琪出事后,她才學會了微博和今日頭條,總會變換著關鍵詞搜索案情進展,順著搜索結果往下刷,“每條新聞我都看,評論也一條不落全看過了”。

\

賀美玲坐在床上折疊元寶,為女兒的忌日做準備

  這一年來,夫妻倆的身體大不如前,賀美玲身上開始出現各種各樣的毛病,常感覺背痛和腰疼,坐不了多久就要躺下。這大約是以前開店太辛苦造成的,但那時還沒覺得有什么不舒服,現在一停下來,病痛全來了。接電話時她也總聽不清,每次都要開免提,調大音量。

  她的記憶力也越來越糟。賀美玲說,以前親戚朋友的號碼不需要存進通訊錄,全能靠腦袋記住,但現在,她連手頭要做的事都會突然想不起來。

  丈夫王章則幾乎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白了頭發。往日里王章不愛抽煙,不愛喝酒,唯一算是愛好的就是釣魚,帶著琪琪去海邊,一待就是一個下午。釣上來的都是小魚,不能吃,就留給琪琪養著玩。女兒出事后,家里的漁具再沒動過。

  王章把手機壁紙設置成他和女兒的合影。照片里,琪琪穿著一件白色的裙子,她很喜歡這一件,但因為上學要穿校服,少有機會穿。

  在王章的手機相冊里,有一個命名為“女兒”的文件夾,里面的299張照片都是琪琪出事后合在一起的。賀美玲說,以前給女兒照相,覺得照得不好還要刪掉,但現在手機里的這些照片,她一張也不舍得刪。

  身邊的人都勸他們想開點,“但是堅強兩個字不是說說那么簡單的”。

  等賀美玲稍微振作一些,開始收拾女兒的遺物。她挑了一些以前琪琪喜歡的、比較新的衣服,在頭七、百日、生日這樣的時候燒給她。

  原本這套兩室一廳的房子住著一家四口,有時老人來到后不免有些擁擠。現在老人不常回來,兒子也去讀了寄宿學校,屋里一下子冷清了不少。琪琪的床搬了出去,讓墻上的涂鴉變得更加顯眼。

  琪琪在這個家里的痕跡似乎在一點點消失,但又無處不在。

  陽臺上養著兩只鸚鵡,是小區里的一個鄰居送給琪琪的,她養得很認真,會專門從網上買飼料。現在賀美玲繼續幫她養著,一天喂一把小米。大門口的工具柜里掛著兩頂草帽,是琪琪之前做的手工活。她喜歡畫畫、剪紙,父母給她燒了不少,但也留了幾本畫冊。

  王章決定用工作填充生活,恢復了之前早出晚歸的生活。雖然辛苦,但賀美玲覺得丈夫的狀態還是比之前好了一些。不過他還是不愿意和人多說,面對記者也不愿意多談。

  今年十一假期,賀美玲帶著兒子去了一趟旅順。回家之后,賀美玲看見丈夫正躺在床上看手機,眼睛紅紅的,“我沒問他,假裝沒看見,但我知道他肯定是想孩子了。”

  假期之后,他們就開始準備琪琪的忌日。生活還要繼續,賀美玲也要必須面對和女兒的這場告別,只是這場告別顯得很漫長。她花了很多的心思,用了很久去準備。

  賀美玲準備折出兩萬個金元寶。“其實買得有點晚了,都是突然想起來,才趕緊讓孩子爸爸在網上買的”,孩子的爺爺奶奶也在幫忙折。

  地上放著琪琪的書包,里面塞著厚厚的一沓課本和試卷,臥室的墻上還貼著她的獎狀,她被評為“自我勞動好少年”、“禮儀小明星”。學校的老師也很喜歡琪琪,出事之后,班主任還專門送來新學期的校服,可惜琪琪還沒來得及穿過。

  柜子旁邊放著兩包新衣服,有印著米奇頭像的秋衣、兩條休閑長褲、一件淡綠色的外套,還有一件長袖的蕾絲裙,是賀美玲專門去商場給琪琪買來打算一起燒給女兒的。

  十月下旬的大連已經入了深秋。

  “現在穿這些有點冷了哈?”賀美玲自言自語。(編輯:RMAQW)

    標簽:
亚洲人成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