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安全網首頁 |  論壇   視頻 網站導航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首頁 > 安全 > 醫衛 > 正文

蘭州布病事件續:被感染者被醫院確診卻收到衛健委“健康證”

  多位蘭州的當時的被感染者,相繼出現發熱、乏力、關節肌肉疼痛等明顯癥狀,并被多家醫院確診患有布魯氏菌病,可當他們匯報給蘭州市衛健委后,衛健委卻否認患病,依然認定他們是“抗體陽性,健康無損害”,甚至還提供了“健康證明”。

  去年,蘭州布魯氏菌抗體陽性事件曾引起多方關注。根據甘肅省衛健委調查結果,2019年夏天,蘭州生物藥廠在獸用布魯氏菌疫苗生產過程中,使用了過期消毒劑,致使廢氣排放時滅菌不徹底,攜帶含菌發酵液的廢氣被刮向藥廠下風向的蘭州獸研所和附近小區,導致當地部分居民和學生接觸后產生抗體陽性。隨后,蘭州生物藥廠多個獸藥產品批準文號被撤銷,8名相關責任人被處理。根據蘭州市衛健委網站消息,截至2020年9月14日,累計檢測21847人,初步篩出陽性4646人,省疾控中心復核確認陽性3245人。

  蘭州市衛健委強調,這次事件為“布魯氏菌抗體陽性事件”,與“感染布魯氏菌病”不同。抗體陽性是由于布魯氏菌進入機體激發體液免疫反應產生的血清抗體,一般在3-6個月達到高峰值,6個月后抗體開始衰減,1年后不易檢出。臨床上沒有癥狀,專家建議不需要治療。

  而布魯氏菌病,民間又叫“懶漢病”,屬于乙類傳染病,是由于布魯氏菌屬的細菌侵入機體引起的人獸共患疾病,常伴隨慢性膿毒血癥和神經循環,尤其是骨關節系統的損害,主要臨床表現為發熱、乏力、出汗、關節肌肉疼痛,需要臨床規范治療。

  按照蘭州衛健委的說法,去年的布病事件,初步篩查出4000多人陽性反應,甘肅省疾控中心復核確認陽性3245人,沒有一例布魯氏菌病患者。然而,近日有多位蘭州的網友向中國之聲反映,他們是當時的被感染者,相繼出現發熱、乏力、關節肌肉疼痛等明顯癥狀,并被多家醫院確診患有布魯氏菌病,可當他們匯報給蘭州市衛健委后,衛健委卻否認患病,依然認定他們是“抗體陽性,健康無損害”,甚至還提供了“健康證明”。

  蘭州市衛健委堅稱“布病事件”對群眾身體健康無影響,但記者就此采訪了多位醫學專家,他們紛紛強調,初期是布病最好的治療窗口,如果不及時治療,有些病人會長期發燒、多汗,嚴重關節痛,甚至導致不孕不育,全身性的多臟器損害,對身體造成無法挽回的損傷。

  “去年9月2日開始高燒,高燒18天,當時不知道是這個病,當感冒治療,打針、吃藥,都沒有好轉,到9月28日,兩條腿直接腫脹了,關節腫得路都走不了,到十月幾號就起不來床了,直接翻不過身,從臥室走不到衛生間。”2019年12月,王女士在看到媒體報道蘭州獸研所附近出現大量布魯氏菌陽性后,居住在附近的她才意識到,自己得的是不是布病?

\

王女士被解放軍940醫院安寧分院診斷為“布魯氏菌病、慢性布病關節炎、白細胞低下”

  2020年3月2日,王女士被解放軍940醫院安寧分院診斷為“布魯氏菌病、慢性布病關節炎、白細胞低下”。在醫院給王女士的處方上,記者看到,“診斷:布魯氏菌病、布病性關節炎、白細胞低下。處方為:鹽酸多西環素分散片、利福平膠囊和咖啡酸片乙,處方醫生:魏嘉”。

\

王女士再次被甘肅省第二人民醫院診斷為“慢性布魯氏菌病”

  今年3月13日,王女士再次被甘肅省第二人民醫院診斷為“慢性布魯氏菌病”。在醫院給王女士的住院證上,記者看到:“慢性布菌病,入肝病科,醫師簽名:李雯彬”。

  但由于當時的新冠肺炎疫情,王女士沒住成院,只能回家自行服藥。“3月就開始吃治布病的藥,他們說,吃了之后白細胞有可能還要減,我說就這樣治,于是一邊升白細胞,一邊治布病。”王女士告訴記者。

\

王女士收到的蘭州市專家組出具的《健康證明書》

  然而,王女士的病沒有得到蘭州衛健委的認同,她卻意外收到了《健康證明書》,記者看到上面寫著:“經7月19日復查布魯氏菌抗體,您的抗體仍為陽性,滴度為1:200++++,經專家組評估,對健康無損害,特此證明”。落款為:蘭州獸研所布魯氏菌抗體陽性事件專家組,蓋的章是蘭州市肺科醫院診斷專用章。

  這份《健康證明書》,讓早已被兩家醫院確診是布病患者的王女士無法接受。她說:“‘對健康無損害’,當時我很生氣,我說,‘我需要的是治療,難道你們一點都不重視嗎?’他們說等著。對健康無損害,沒有任何影響,3月出的確診報告顯示,已經拖成了慢性布病,何況現在左胳膊都抬不起來了,腿腫得厲害。他們只是說是賠償7000塊錢,讓我簽字,我沒簽。”

  除了王女士,被蘭州市的專家組認定為陽性,但實際上被醫院確診患布魯氏菌病的蘭州居民還有不少。

  張先生告訴記者,他從去年九月開始發燒,然后是關節疼痛,于今年1月9日被蘭州大學第一醫院確診為布魯氏菌病。記者看到,在醫院給他的處方上寫著:“就診科室:感染科。臨床診斷:布氏菌病。處方為:鹽酸多西環素片、利福平膠囊。醫師:趙榮榮”。

\

張先生收到的蘭州市專家組出具的健康證明與蘭州大學第一醫院診斷證明

  由蘭州大學第一醫院確診為布病患者的張先生也收到了和王女士一樣的由蘭州市專家組出具的健康證明——“經7月31日復查布魯氏菌抗體,您的抗體仍為陽性,滴度為1:100+++,經專家組評估,對健康無損害,特此證明”。

  張先生對此十分氣憤:“去年9月份發高燒,差不多40多天,看病吃藥,買了很多藥。從那以后人就開始乏力,肌肉酸疼,膝蓋有點疼。12月26日出了公告,我就趕緊到甘肅省人民醫院去檢查。布病門診的大夫給做的診斷,開了藥。”

  住在距離蘭州生物藥廠不遠處的李女士,從去年9月開始出現了發熱、出汗的癥狀,今年年初進行布魯氏菌檢測為陽性;今年5月份開始關節痛,李女士去蘭州當地醫院,卻被明確告知不是布病。

\

李女士在內蒙古國際蒙醫醫院檢查的檢驗報告單

  因為布魯氏菌病是人畜共患病,而內蒙古牧區多、布病發病率相對高,治療更加成熟,李女士今年6月去呼和浩特市的一家三甲醫院——內蒙古國際蒙醫醫院的“布病·關節科”檢查后,6月18日,主任醫師德勝診斷李女士患有布魯氏菌病。

\

李女士收到的蘭州市專家組出具的《健康證明書》

  和其他人一樣,李女士也拿到了蘭州市專家組發的《健康證明書》——“經專家組評估,對健康無損害,特此證明”。

  李女士質疑,為什么蘭州的專家組只是說“抗體陽性、健康無影響”,而一到內蒙古去查,就確診為布病呢?如果不來醫院看病,豈不是耽誤了治療?她說:“一直到5月份,手指頭開始疼,膝蓋也疼,我去醫院又去做了風濕檢查,化驗了,我就把布病的事說了,我說我是鹽場堡(蘭州生物藥廠周邊)的。醫生立馬說,‘你去旁邊科室檢查去,你不是這個。’我實在疼得不行,就去內蒙古,一查,大夫確診了,布魯氏菌病。”

  去年夏天在蘭州生物藥廠周邊工作的許先生告訴記者,他在得知蘭州生物藥廠事件后,第一時間前往蘭州市衛健委指定醫院——甘肅省中醫院進行檢查,今年3月檢測為陽性,而6月在蘭州市肺科醫院復查的結果為:試管凝集試驗陰性、虎紅平板凝集試驗陽性,醫生告訴他,“已經好了”。

\

許先生在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疾控中心門診部的診斷結果

  但仍有乏力、關節疼痛癥狀的許先生放心不下,今年10月前往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疾控中心門診部檢查,10月20日,許先生的診斷結果出來了,和蘭州肺科醫院的檢測結果不同,他還是“雙陽性”,在診斷書上記者看到:巴彥淖爾疾控中心門診部醫生羅建場,診斷許先生患有布魯氏菌病,處理意見為休息、對癥服藥。

  許先生質疑,為什么作為蘭州布病事件定點檢測醫院的甘肅省中醫院,診斷說他沒事,只是“抗體陽性”,但巴彥淖爾市疾控中心門診部就能確診他是布病患者?“盜汗、嗜睡、關節疼痛,這些癥狀其實一直沒有消,我整個人心慌慌的。我當時在甘肅省中醫院只是拿到檢測單子,中醫院這邊往疾控中心上報了一下,沒有跟我說是怎么治療。我不知道該怎么辦,然后我去了內蒙,因為他們說那邊治療比較安全一點,去的巴彥淖爾市疾控中心門診,抽血化驗之后,那個大夫姓羅,說我得的是布病,他給我開的藥。”許先生說。

  在蘭州期間,記者采訪到多位類似情況的患者,他們的共同質疑是:為什么已經被醫院確診為布病患者,卻還是收到了蘭州市專家組出具的“只是陽性且無不良反應”的健康證明?為什么明明已被確診患病,卻依舊被專家組否認?自去年夏天事件發生至今已經過去了一年多,他們會不會被耽誤治療?

  有患者表示:“‘抗體陽性不等同于布病’,我們之前也是相信這種話的,但是從目前廣大病友的各種反應來看,癥狀都跟布病是相符的,而且我們去外地醫院,人家都可以給我們確診是布病,但到蘭州,我們就只是陽性,我們不知道到底現在是什么樣的狀況。”

  記者來到蘭州獸研所布魯氏菌抗體陽性事件善后工作點,在這里,負責接待的專家解釋,當地群眾接觸的是蘭州生物藥廠排放的含菌氣溶膠,沒有直接從牛、羊等牲畜上接觸細菌,所以即便抗體陽性,也不算布病。

  一位在現場負責答疑解惑的專家告訴記者,之所以判定為“陽性”而非“布病”,是因為蘭州生物藥廠周邊的居民沒有流行病學接觸史,他們要接觸過牛、羊等牲畜才行。

  專家:接觸史是直接感染了布魯氏菌,不是布魯氏菌疫苗抗體。泄露的是獸用的布魯氏菌抗體疫苗,不是布魯氏菌。

  記者:去哪里評估?都有了暴露史、有陽性、有癥狀,還需要什么?

  專家:這個不歸我管,我只咨詢,跟你說健康狀況。

  記者:歸誰管?這個“健康證明”不就是專家組給開的嗎?

  專家:這不是我給開的。但是,有個概念你得知道,布魯氏菌疫苗抗體(陽性)跟布魯氏菌是兩回事。

  在接診的蘭州市肺科醫院,醫生也是用同樣的理由向“布魯氏菌陽性者”解釋的。

  在一位住院的“陽性者”給記者發來的視頻中可以看到,負責治療的醫生表示,因為流行病學史對不上,所以即便住在藥廠附近,他們得的也不是布病,不必擔心。

  陽性者:為什么現在我們不確定是布病,一直說的是抗體陽性?

  醫生:布病的確診需要找到病原體,流行病學史你對不上,如果你是從事接觸牛羊肉的,那馬上就能對得上,因為這是活菌。而現在給你們定的流行病學史是那個,所以是兩個概念。不需要治療的不要去治療,用的藥都是為了殺菌,沒有菌你去用那個藥沒有意義。疼是你的另外的東西。

  沒有接觸過牲畜就不能診斷為布病?如果布病得不到及時治療會有哪些后果?記者采訪多位權威專家,他們認為,罹患布病的流行病學調查,不僅僅是接觸牛、羊等牲畜才能被確診,接觸未經消毒的皮毛制品、實驗室感染和不當使用疫苗,都會導致布病。

  記者在查閱的衛生行業標準中看到,關于布魯氏菌病的診斷,要求的流行病學史除了“發病前病人與疑似布魯氏菌感染的家畜、畜產品有密切接觸史,或生食過牛、羊乳及肉制品,或生活在布魯氏菌病疫區”之外,還有一條“或從事布魯氏菌培養、檢測或布魯氏菌疫苗生產、使用等工作”。

  采訪中,解放軍總醫院第五醫學中心感染中心副主任秦恩強告訴記者,布病的確通過動物傳染最為普遍,但也有其他接觸方式感染的案例。他說:“首先,這個病是可以感染動物的,最常見的是養羊、養牛、養豬,一旦動物染病,如果自身沒有做好防護,特別容易受到感染。另外,接觸動物的皮毛也可以傳染。任何接觸史都沒有,但是是陽性,這時候要好好評估,一般來說,沒有任何接觸史得布病的可能性是極小的。蘭州(那事)肯定暴露了病原體,沒有接觸史,不會憑空被感染。”秦恩強說。

  接診過李女士的內蒙古國際蒙醫醫院布病·關節科主治醫師德勝說,從接診病例來看,除了接觸牛羊,實驗室感染和通過不當使用疫苗感染也比較常見。“也有實驗室的人得的,也有這個牧場或者是老百姓手里有布病疫苗的時候,自己手碰了,弄到眼睛里、鼻子里、嘴里,通過疫苗也會傳染。”

  秦恩強表示,布病患者如果不及時治療,就會轉為慢性期甚至中晚期,屆時治療難度會更大。他說:“這個病最常見的表現是發燒、多汗、頭痛、關節痛,另外可以造成全身比如肝脾腫大,會引起全身性的多臟器損害,所以這個病還是要及時治療。如果不及時治療,有些病人比如長期的發燒、多汗,特別是嚴重的一些關節痛,到慢性期、到晚期,可能治療起來就會非常困難,嚴重的,可能還會對生育有影響。”

  北京市佑安醫院傳染科副主任醫師李侗曾介紹,布病已經有較為成熟的治療方案,如果及時得到治療,不會留下嚴重的后遺癥;如果治療不及時,即便清除了體內細菌,也會對身體特別是關節部位造成損害。他說:“所謂‘懶漢癥’,留下那些后遺癥的都是因為治療太晚。過去有一些地方對這個病認識不夠,而且這個病變成慢性化之后,等到已經發生關節破壞的時候再治療,即使把布魯氏菌從身體里經過治療清除了,但已經壞死的關節是很難恢復的,那確實叫后遺癥。”

  蘭州布魯氏菌抗體陽性事件中,究竟有沒有人患上布魯氏菌病?有多少人出現此類情況?他們能否得到及時規范的治療?為什么蘭州市專家組的說法與其他多家醫院、多位醫學專業人士說法截然不同?記者專程趕赴蘭州就此聯系蘭州市衛健委,多次提出采訪請求,截至記者發稿,仍未得到回應。中國之聲將繼續關注事件進展。

  蘭州布病事件時間軸梳理

  2019年11月28-29日

  中國農業科學院蘭州獸醫研究所(下稱蘭州獸研所)口蹄疫防控技術團隊先后報告有4名學生布魯氏菌病血清學陽性。

  2019年12月2日

  蘭大一院西站院區上報4例疑似布魯氏菌病(簡稱布病)病例,均為蘭州獸醫研究所人員。抗體陽性,無相關臨床癥狀,經專家研判,確定為布病隱性感染。

  2019年12月6日

  蘭州衛健委官網通報,事發后衛健部門對蘭州獸研所人員進行了流行病學調查,檢測263人,其中抗體陽性65人(含上述4例),以實驗室工作人員為主。

  2019年12月7日

  蘭州獸研所317名師生進行布魯氏菌檢測,其中96人呈血清學陽性,均為隱性感染,無明顯癥狀。造成此事件的中牧蘭州生物藥廠布魯氏菌疫苗生產車間停止生產。

  2019年12月10日

  黑龍江衛健委發通報稱,今年8月曾在蘭州獸研所接觸動物研究工作的13名哈爾濱學生出布病抗體陽性,其中1人確診為布病。

  2019年12月26日

  甘肅省官方通報,2019年7月24日至8月20日的一個月內,中牧蘭州生物藥廠在獸用布魯氏菌疫苗生產過程中使用過期消毒劑,致使生產發酵罐廢氣排放滅菌不徹底,人體吸入或粘膜接觸產生抗體陽性,造成蘭州獸研所發生布魯氏菌抗體陽性事件。

  2020年1月13日

  蘭州生物藥廠布病疫苗生產許可被撤銷。

  2020年1月15日

  蘭州生物藥廠布魯氏菌病活疫苗(S2株)和布魯氏菌病活疫苗(A19株)產品批準文號被注銷,同時蘭州生物藥廠布魯氏菌病疫苗生產車間生產的疫苗產品共7個獸藥產品批準文號被注銷。

  2020年2月4日

  蘭州生物藥廠在公司網站上發布《致歉信》,對8名責任人做出嚴肅處理。蘭州生物藥廠表示將深刻吸取教訓,積極配合省市做好善后處置和補償賠償工作。

  2020年9月15日

  蘭州衛健委發通報稱,甘肅省疾控中心復核確認陽性3245人,補償賠償工作于10月份分批次開展。

  2020年10月3日

  賠償方案公布,共分四類,從三千元到五萬元以上不等。《補償協議書》顯示,甲方是蘭州生物藥廠,甲方一次性支付乙方補償款人民幣7571.28元。多名感染者表示不同意協議書內容,不會簽字。(編輯:RMAQW)

    標簽:
亚洲人成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