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安全網首頁 |  論壇   視頻 網站導航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首頁 > 安全 > 礦山 > 正文

正在下沉的黑龍江雞東煤礦采空區村莊:有村民溺亡、亟待搬遷

  劃重點:

  1 村里的大部分道路已經被水淹沒,尤其是下雨后,一個個水泡子里的積水溢出來,和泥土混合成黃綠色的泥水。“大半個村子就像泡在湖里。”一位村民說。對于現在還住在榮華村的村民來說,膠鞋是出門的必需品。

  2 多年來,不少村民就沉陷問題找過縣里和鎮里,他們被告知,村莊沉陷是附近雞東煤礦采煤造成的。開采規模的增加使得地下采空區日漸增多,地面塌陷對村民生活的影響也日漸加劇。

  3 不少村民表示,從未期望雞東煤礦搬遷或停產,他們只希望能夠整村搬遷,從根本上解決自身的安全問題。資金問題是主要障礙,縣、鎮兩級政府雖然做了大量工作,但因政府財力不足等原因,造成榮華村塌陷治理問題一直未能開展。

  很多民房泡在渾濁的水里,有的墻已經塌了一半,有的房梁都倒了,斜插在水中。積水最嚴重的地方,水幾乎沒過了整間房子,水面上只能看到半個屋頂。

  這并非洪水過后,而是黑龍江省雞西市雞東縣雞東鎮榮華村的日常。

  大約從十幾年前起,榮華村開始出現塌陷,原本平坦的土地上出現了一道道裂隙和一處處大坑,地下水滲入塌陷處形成一個個水泡子。現在,水泡子們已經串聯起來變成一個“湖”,大半個村子都泡在水里,數百處房屋受損。今年8月,一位村民在“湖”中意外溺亡。

  一份雞東縣信訪工作聯席會議辦公室今年出具的《關于雞東縣雞東鎮榮華村塌陷問題進展情況報告》顯示,榮華村屬煤礦采空區,整村受附近沈煤集團雞東煤礦采空區塌陷危害。

  多年來,當地政府和雞東煤礦為受損村民提供了部分租房補助和臨時安置房,但均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多位村民表示,希望可以整村搬遷。

  9月4日,雞東縣采煤沉陷區治理辦公室(下稱塌陷辦)的工作人員于海江對記者表示,塌陷辦正在協調雞東鎮和沈煤集團雞東煤礦,按房屋和土地受損情況為村民提供租房補貼和菜園地賠償,“目前正在核實村民房屋受損情況”。下一步,雞西市計劃對榮華村實施整體搬遷,而搬遷方案正在制定當中。

\

榮華村的部分房屋已經淹沒在水中。受訪者供圖

  村民意外溺亡

  8月16日下午5點多,快到晚飯時間,榮華村村民赫明信還沒回家。妻子東云給他打了電話卻無法接通。她到村民微信群里問了一圈,有人說之前在村西邊看到過赫明信。

  村西南角是東云家的老房子,但“屋里的水已經沒炕,院子里的水都得齊腰了”,東云一家只能在村東邊沉陷還不嚴重的地方租了間房子住,平時赫明信偶爾會回老房子那里轉轉。東云跑去找了一圈,沒見到人。她有些擔心,因為就在前一天,村里剛剛有個孩子落水,幸好當時有大人經過,沒有釀成悲劇。

  想及此,東云坐不住了,她趕緊找了幾名村民,趁著天還沒黑,幾個人手拉手排成一條線,蹚到水里找人。

  東云家老房子一帶是全村塌陷最嚴重的地方,水最深處超過4米,水下情況也格外復雜,房子坍塌掉落的磚塊、鋼筋、鐵絲網都隱藏在渾濁的水里,一不小心就可能受傷。因此,天黑以后,村民們也不方便再撈了。

  第二天上午,接到報警后的雞東縣城南派出所民警趕到現場幫忙打撈,東云兒子還找來了雞西市專業打撈的“水鬼”。在一位村民拍攝的視頻中,一位打撈人員劃著橡皮艇,用船槳試探位置,另有3名穿著橘紅色救生衣的打撈人員拉著網搜索,還有幾名村民在水邊接應。

  直至下午,在距離老房子只有幾米遠的地方,赫明信的遺體被發現。事后,民警告訴東云,經過調查,認為赫明信是意外溺亡的。

  赫明信溺亡的地方原本是東云家的一大片菜園地,她家在村子里還有十幾畝旱田。夫妻倆和老人在家務農,生活不富裕,但也吃喝不愁。

  最近幾年,村子里土地沉陷是他們最大的煩惱。家里的菜園和農田開裂、沉陷、滲水,原本種玉米和小麥的旱田只能被改造成水田,種收成不那么好的水稻。但很快,隨著積水越來越多,水田也無法繼續耕種了。“家里原先有差不多14畝地,現在有5畝已經完全被水淹掉了,什么都不能種。”東云說。

\

8月17日,榮華村西邊,民警和“水鬼”正在打撈村民赫明信的遺體。受訪者供圖

  “湖”里的村莊

  事實上,不僅東云家,在過去的十幾年間,這個位于雞西市東南十幾公里遠的小村莊整體都在逐漸沉陷,被水淹沒。此前雖然沒有發生過溺亡事件,但不慎跌落水里的事情時有發生。

  村里的大部分道路已經被水淹沒,尤其是下雨后,一個個水泡子里的積水溢出來,和泥土混合成黃綠色的泥水。“大半個村子就像泡在湖里。”一位村民說。對于現在還住在榮華村的村民來說,膠鞋是出門的必需品。

  不知從什么時候起,沉陷區的水中出現了魚。有些村民會劃著橡皮艇,拿著網兜到水里撈魚。為了安全起見,村里在大路邊豎起了“禁止下水”的警示牌,但效果有限。東云懷疑,丈夫有可能是想去撈魚才不小心溺亡的,因為他之前也曾多次撈魚回來。

\

9月3日,雨后,榮華村內的道路已經完全被水淹沒。受訪者供圖

  由于地基沉陷,村里很多房屋都開裂了。“開始就是屋頂掉灰,灰越掉越多,之后就發現門邊的墻裂了。”50多歲的村民李老實(化名)說,剛有裂縫的時候,他還會去鎮里的市場上買點發泡膠,試圖把墻堵上。當縫隙大到手指可以伸進去之后,他就放棄了,現在整只手已經可以伸進墻里。

  現在,“在屋里一聽到咔啦咔啦掉東西的聲音,我們就要往外跑,不管外面是白天晚上,刮風下雨,都要先跑出去”,他說。

  在李老實提供的照片上,屋內白墻上的幾道黑色裂縫格外顯眼,從上到下貫穿整面墻,透過縫隙,可以看到墻里的土紅色磚塊。他不得不在旁邊村子租了房子,現在正是農忙季,為了方便務農,他又暫時住回到裂開的房子里。村里像李老實這樣搬離的人家不在少數。

  一份由雞東縣信訪工作聯席會議辦公室2020年6月簽發的《關于雞東縣雞東鎮榮華村塌陷問題進展情況報告》(下稱報告)顯示,目前,全村有477棟房屋不同程度損壞,受損面積超過3萬平方米,受損道路4000延長米,自來水管路5500延長米,另有部分倉房、畜所受損。

  9月4日,雞東縣采煤沉陷區治理辦公室(下稱塌陷辦)工作人員于海江告訴記者,自2013年起,雞東縣政府決定在榮華村內禁止新建永久性住房,并停止房照辦理。

  8月底,榮華村又迎來連續降水,村內積水愈發嚴重,村委會組織村民在水邊巡查,防止再有人落水。

\

8月22日,榮華村西側,一棟房屋開裂嚴重。受訪者供圖

  村莊塌陷與采煤相關

  多年來,不少村民就沉陷問題找過縣里和鎮里,他們被告知,村莊沉陷是附近雞東煤礦采煤造成的。

  一位村民告訴記者,六七年前,雞東煤礦的礦井口就開在榮華村北側不到500米的地方。后來因為村民就塌陷一事頻繁去礦上鬧事,礦井口又往北挪了3公里多。

  上述《報告》顯示,榮華村屬煤礦采空區,整村受采空區塌陷危害。2012年9月,雞東縣政府曾委托第三方對榮華村沉陷區域進行實地勘測,結論是榮華村整體塌陷,且與雞西福安煤炭有限責任公司(現沈煤集團雞東煤礦)采煤相關。

  公開資料顯示,雞東煤礦始建于1957年,礦區面積2.9平方公里,原屬黑龍江省重點地方煤礦。1998年,黑龍江省將雞東煤礦下放歸雞西市,由雞西市經貿委主管。

  2005年,沈陽煤業集團(下稱沈煤集團)并購雞東煤礦,并對該煤礦進行了全面改造和擴建,礦井生產能力由90萬噸/年提升到150萬噸/年。當年產煤量超80噸,照前一年提升近一倍。2006年產量達到140噸。在那之后,雞東煤礦原煤年產量均維持在100噸以上。目前,雞東煤礦一直在正常生產。

  開采規模的增加使得地下采空區日漸增多,地面塌陷對村民生活的影響也日漸加劇。

  李老實回憶,正是從大概十多年前開始,村莊的沉陷速度越來越快,耕地和菜園里裂縫越來越大,村民鏟土填縫的速度已經跟不上開裂的速度,“每年都會沉陷幾十公分,今年上半年又陷了不到一尺。”

\

因土地沉陷,榮華村的一棟民房的屋頂已經坍塌,室內已無法居住。受訪者供圖

  煤炭科學研究總院戰略規劃研究院研究院胡炳南曾撰文表示,井工煤炭開采都會造成不同程度的地表沉陷。沉陷區面臨的主要問題包括地表土地塌陷破壞、地標建筑物破壞、地表耕地積水淹沒等。他提到,截至2011年底,我國井工煤礦采煤塌陷破壞土地超過1萬平方千米,其中60%是耕地或其他農用地。

  雞東縣政府在2018年發布的《雞東縣礦產資源規劃(2016-2020)》中提到,縣境內礦產開發以煤礦為主,采煤塌陷面積 3.82 平方千米,塌陷深度一般在 0.1-4.1米。

\

8月22日,榮華村里已經破敗坍塌的民房。受訪者供圖

  成立塌陷辦、提供租房補貼、修建臨時安置房

  多年來,為了解決村莊塌陷問題,當地政府和煤礦也采取了一些措施。

  塌陷辦就是在這一背景下成立的。于海江告訴記者,雞東縣于2008年專門成立雞東縣采煤沉陷區治理辦公室,歸縣政府管理,職能是幫助塌陷區居民解決安置問題,起溝通協調作用。雞東縣政府官網顯示,塌陷辦由一名副縣長分管,這名副縣長的分工包括負責地方煤礦安全生產工作,聯系沈煤集團雞東煤礦等。

  于海江表示,“對于還在生產的煤礦,如果周邊居民因采煤沉陷問題與煤礦企業發生爭議,塌陷辦將代表縣政府出面協調。”

  在經濟層面,雞東縣為因地面塌陷而導致房屋無法居住的榮華村村民提供了租房補助。上述《報告》中提到,在2015年到2019年間,雞東縣政府為榮華村危房戶提供租房補助每年2400元。其中2015年認定了30戶危房戶,至2019年逐步增加到132戶。

  對于村民來說,這筆錢并不夠支付租房的費用。一位劉姓村民表示,她家在2015年到2019年間,收到過3次縣里給的每年2400元的租房補助,但是,“在縣城里租房,一年得近萬元,2400元只夠在村里租個房子。”

  不屬于危房戶而沒有拿到補貼的村民為了自身安全,不少人也自掏腰包租房子住。東云家雖然進水嚴重,但2019年才被劃定為危房戶,在此之前,她已經租了六七年房子。

  目前,還在村子里住的大多是老年人,有些人的房子已經是危房,但因為負擔不起租房的差價,只能繼續住著。“能搬的都搬了,還住在村里老房子的,都是家里特別困難的,誰家房子塌了誰倒霉。”一位村民說。

  于海江說,近期會將今年的租房補貼發放到位,塌陷辦正在協調雞東鎮政府和沈煤集團雞東煤礦,為房子無法居住的村民提供2000-5000元不等的租房補貼。房屋受損情況的核實工作已經進行到尾聲,“此前也進行過房屋鑒定和統計,還需要確認最新情況。”

  另一項措施是,據上述《報告》,2014年,雞東縣和沈煤集團協商修建了一批臨時安置房,其中沈煤集團雞東煤礦出資80萬元,雞東縣政府出資37萬元。99戶已無法居住的危房戶中有45戶在2014年入住。

  然而,“安置房建了沒兩年也沉陷了。”李老實說,由于臨時安置房就建在村子里,一樣沒能抵擋住土地沉陷,被淹入水中。他提供的視頻里也可以看到,有白色的安置房浸在水里。

  9月以來,因持續降雨,榮華村房屋坍塌風險加劇,村委會在會議室里安排了四十多張臨時床位,但還不夠住。李老實就沒能住進去,他一個人回到了老房子,沒敢住在大屋里,而是選擇一間不到6平米的小屋,“可能還安全點。”

\

今年夏天,榮華村翻倒在水中的簡易住房。受訪者供圖

  整體搬遷的難題

  據雞西新聞網,十多年前,原雞東煤礦曾經是雞西市直屬企業中債務負擔最重、歷史遺留問題最多、危困程度最大的企業之一。2005年,雞西市通過招商引資引入沈煤集團后,雞東煤礦開始快速發展,當年實現近2000人的重新就業。

  雞東縣政府的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沈煤雞東煤礦為雞西市招商引資項目,納稅歸屬于雞西市。公開資料顯示,雞東煤礦曾獲雞西市“四星級”納稅大戶企業稱號。

  過去,榮華村也有不少村民在雞東煤礦打工,這幾年因為煤礦效益不好,加上礦上的工作辛苦危險,村民更多選擇外出務工。目前,村里仍有二三十位村民在礦上工作。

  因此,不少村民表示,從未期望雞東煤礦搬遷或停產,他們只希望能夠整村搬遷,從根本上解決自身的安全問題。

  榮華村整村搬遷確實是雞東縣一直以來的計劃。于海江表示,雞西市政府計劃提供一塊土地用于安置,動遷方案還在制定審批,但約6000萬元的建設費用需要由沈煤集團和雞西市協商負責,“何時可以搬遷還沒有明確時間表。”

  資金問題是主要障礙。《報告》中提到,幾年來,村、鎮多次將情況報給上級部門,多次和各級部門協調此事。縣、鎮兩級政府雖然做了大量工作,但因政府財力不足等原因,造成榮華村塌陷治理問題一直未能開展。

  雞東鎮鎮長仲良向記者透露,雞東鎮還曾提出過一項分期搬遷計劃,計劃按房屋受損嚴重程度,分兩批或三批完成榮華村全部村民的搬遷工作。該計劃最終因搬遷規模大、資金短缺而被擱置。

  8月24日,雞西市政府督查室在黑龍江省人民政府政民互動留言板上回復榮華村村民稱,8月19日,雞西市委常委、副市長魏丙新代表市政府組織雞東縣、沈煤集團召開專題會議,繼續研究解決榮華村采煤沉陷相關事宜。

\

8月24日,黑龍江省人民政府政民互動留言板,雞西市政府的回復截圖

  于海江也參加了這次會議。他提到,沈煤集團方面參與會議的工作人員直言,要公司一下拿出幾千萬很困難。但如果全靠政府出錢,政府“財力有限,無法解決所有問題。”

  作為全國知名的煤城之一,雞西市曾經因煤而興,上世紀80年代,雞西市煤炭和非煤產業比例曾為7:3。到了21世紀初,雞西市已經注意到煤炭資源的枯竭和開采效益的降低,并開始進行煤炭限產。同樣曾以煤炭開采為主導產業的雞東縣也遇到了轉型的難題。統計數據顯示,近年來,雞東縣地區生產總值有所下滑,從2012年的111億元減少至2019年的85.6億元。

  此外,在費用的數額方面,雙方也存在爭議。雞東鎮鎮長仲良向記者透露,雞東鎮和沈煤集團協商補償標準事宜,“沈煤集團方面對房屋受損數據和集團應付的治理費用還有異議。”

  9月4日,沈煤集團盛隆公司雞東煤礦礦黨委書記李順對記者表示,榮華村的塌陷問題屬于歷史遺留問題,沈煤集團在收購雞東煤礦前,該礦區已經生產多年,此前的煤礦企業也對塌陷負有責任。

  李順說,他們正積極配合雞東鎮協商榮華村安置補償一事。此外,過去十幾年間,沈煤集團除了繳納稅金和采煤區沉陷治理費用,也在為榮華村的村民提供其他形式的補償,“村民修房子、修路、修管道用的材料很多都是煤礦提供的。”

  9月10日下午,仲良告訴記者,鎮政府已經與沈煤方面達成共識,今年將為超過170戶房屋受損居民,提供每戶約5000元的租房補助,“預計下周應該會發放到村民手中。”

  榮華村村民最期待的還是搬遷。“我丈夫沒等到搬遷,我不知道能不能等到。”東云說,村子里六七十歲的老人們會開玩笑地說起,“等搬遷等了十幾年,這輩子還能等到嗎?” (編輯:RMAQW)

\

榮華村的一些房屋已經淹沒在水中。受訪者供圖

    標簽:
亚洲人成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