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安全網首頁 |  論壇   視頻 網站導航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首頁 > 安全 > 投訴 > 正文

湖南省《離奇命案被迫維權遭扣上冤假奇案及卑鄙殘酷等毒手的全過程》

\

\

 

  《離奇命案被迫維權遭扣上冤假奇案及卑鄙殘酷等毒手的全過程》

  尊敬的上級領導:

  實名舉報人: 廖深根、男、漢族、初中、務農、住湖南省岳陽市湘陰縣南湖洲鎮長福村一組、現合并為百福村。

  共有16個合法性及合理性的合法訴求目錄如下:

  1:在2010年3月29日下車勸架遭毆打致輕傷,報警縣110,(分別報警時間18:41:50、19:19:40、20:23:39) 二個多小時不出警,不立案,不抓人等不作為、亂作為及濫作為的行為所導致未處理。

  2:南湖洲派出所原教導員宋愛清對2007.11.30號(8.27、9.19)調解的事件一直耿耿于懷,多次勾結當地社會地痞流氓,對我和家人進行威脅、恐嚇,非法打擊報復及殘害等卑鄙手段及行為。在2010年12月11日上午宋愛清再次指使當地社會地痞流氓打電話對我進行威脅及恐嚇等惡語,我當時立即向縣公安局原局長李自然及督察豐佳良反映情況,未果后,過了十多天最終慘劇的噩耗還是降臨。

  3:【離奇命案】于2011.7.27號兒子離奇溺水身亡,發現身上有許多奇怪的傷痕及許多疑點,根據尸體外表的傷痕,完全具備他殺后拋尸現場嫌疑,立即報案后,不立案、不偵查等行為。公安及鎮政府領導還對受害者家屬進行鎮壓、搶尸、強執火化、強迫親戚及鄰居簽名等等的不作為、亂作為及濫作為等行為所造成的后果,逼迫受害者家屬我踏上這條艱難的維權之路。

  4:在北京維權討公道多次遭岳陽駐京辦領導的暴打、非法拘禁及縣公安局2011.12.12號非法行政拘留7天等枉法行為。

  5:于2012年3月份在北京維權討公道,遭岳陽駐京辦及當地政府領導暴打及非法拘禁,接回湘陰,當地政府領導顛倒黑白、歪曲事實來誣告陷害,于15號以故意毀壞財物罪被羈押縣看守所期間,領導多次到縣看守所逼迫我簽息訪息訴,說簽了息訪息訴就放我出去,我拒簽,領導為了達到目的,縣政法委領導指使看守所原教導員祝振良(警號75922)、楊偉(警號07395)、鐘建華(警號073964)等干警多次暴打致胸椎12壓縮性骨折,骨髓損傷,耽誤最佳治療期,十個月,導致截癱。

  6:我遭羈押縣看守所期間,當地政府領導怕我老婆去維權討公道,他們就釆取對我老婆的威脅、恐嚇、策反及捏造虛假事實等卑鄙無恥的手段,多次勸我老婆與我離婚,當地政府領導讓我變成光桿司令(于2018.9.14號經縣人民法院第二次開庭判決離婚)才導致家庭破裂的主要因素。

  7:(1)撤銷故意毀壞財物罪、(2012)湘刑初字第102號判決書、(2012)岳中刑二終字第82號刑事裁定書。

  (2)撤銷尋釁滋事罪、(2015)湘刑初字第328號刑事判決書、(2016)湘06刑終23號刑事裁定書、(2017)湘06刑申7號駁回申訴通知書。因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不相符、不靠譜及更不符合邏輯的兩起冤假奇案,連辦理刑事案件的基本質量標準都故意犯最嚴重的低級錯誤,包括法律文書、司法程序及證據等都是不符合法律規定。

  8:在2012.12.14號刑滿未釋放,由于當地政府領導沒有達到目的,繼續把我關押至17號,非法多關押三天,縣看守所連釋放證一直未給釋放人。

  9:在2012.12.17號由縣公安局副局長魯海峰帶隊、武警、特警、公安、檢察官及法官等三四十余人,全副武裝,用單架將我從縣看守所抬上車,把我丟在七十多歲的父母家里,還把我父親的衣服扯爛,手被扭傷等暴力行為,便逃之夭夭跑了,對我的病情不問不顧、無任何交待及不管,典型的霸權主義行為。

  10:在2014.7.18號去縣政法委詢問我的訴求處理進展情況,遭縣政法委原副書記劉國奇的謾罵及暴打等行為。

  11:在2015.1.15號被羈押縣看守所期間內,因我對罪名不服,多次找駐所檢察官反映情況,遭縣看守所干警鐘向軍的暴打及駐所檢察官彭健的暴打及恐嚇等行為。

  12:在2015.1.15號縣看守所違規違法羈押一個胸椎12壓縮性骨折,骨髓損傷,截癱,生活不能自理(從2015.1.15號至2016.6.13號止違規違法羈押)。

  13:我遭關押期,當地政府領導怕我父親替我去維權討公道,多次遭到岳陽駐京辦及當地政府的非法拘禁及身體上的殘害等卑鄙無恥的手段及枉法行為。

  在2017年9月15日我母親七十歲大壽不愿做,家人安排去上海、杭州及南京等地去旅游,被當地鎮政府及派出所干警四位領導緊追到杭州,把我父母接回來湘陰后,非法拘禁在紅樹林賓館期間內,我父親突然感覺身體不舒服,要去縣人民醫院檢查,遭到鎮政府的幾位領導強力反對(汪建明、蔣光榮、石建章等四五位領導)他們堅決把我父親帶到縣三醫院打吊針,打完針后就開始厭食,家人要帶我父親去省醫院檢查,他們不同意,南湖洲鎮鎮長郭浩義向我家人承諾“如果你父親有任何身體上的問題,都由他負責承擔”。

  因我父親遭鎮政府領導的非法拘禁,再次獲得自由后,我還在監獄,家人第一次帶父親去省醫院檢查后,中南大學湘雅醫院出院病歷單上寫的懷疑藥物中,在我父親生病期間,不顧我父親的生死,逃避責任等行為。

  我父親在2019.7.18號被殘害去世,當時我打電話給南湖洲鎮政府書記王樹、鎮長郭浩義、政法委書記陳勇軍及人大 薛輝等領導,但鎮政府領導對我父親的去世的事件置之不理。

  14:對(2015)湘刑初字第328號刑事判決書不服,尋釁滋事罪的冤假奇案申訴,湖南省津市監獄領導發現問題后,沒有按照《監獄法》第三節:刑罰執行、對申訴的處理之規定和《監獄法》第二十四條之規定,未按程序及時糾正錯誤;監獄領導作為國家公務員,也未按照《公務員條例》和《公務法》的規定進行處理;而是監獄領導釆取隱瞞不上報及不處理等枉法行為,繼續采取官官相護、相互勾結、同流合污、情法不分、無視國法及以權壓法等枉法行為來壓制、虐待及誤導等手段,監獄領導寧愿違規違法把我囚禁至刑滿,湖南省津市監獄第五監區變成了惡霸腐敗分子最牛的地下黑監獄,老弱病殘徹底被監獄領導拋棄,打入冷宮。

\

  15:在2018年7月14日釋放后去北京維權討公道,于17日在北京打印材料被岳陽駐京辦的湘陰縣領導發現后,當天晚上十一點多鐘,我們住在旅店睡覺遭岳陽駐京辦及湘陰縣領導聯系不明身份黑社會六七個人(山東、遼寧、內蒙古等地)花高價錢聘請來綁架及暴打等殘酷手段,還有鎮政法委陳勇軍書記同車一起強行把我們押回湘陰,湘陰縣政府嚴重違規違法攔訪及接訪,還繼續被關在湘陰縣城紅樹林公寓里,安排鎮政府四五位領導二十四小時輪流看守著我母子,限制人生自由及非法拘禁等枉法行為。

  16:在2015.1.15號上午縣委書記黎作風、縣政法委書記吳學兵及縣公安局李自然局長,無任何法律文書,安排縣治安大隊及特警七八名干警私闖名宅,用暴力強執將我帶到刑警隊詢問室后,然后治安大隊鐘華教導員及特警大隊馮勇又再次帶三四十多人闖進我家里搶走(手提電腦、二部手機、李山鎮長寫了一張五萬元欠條、金戒指50克、醫藥發票大約四千多元、衣服、電器及維權證據材料等等財物)財產受到巨大的損失,還把我母親及妹妹暴打,將我妹妹遭非法拘留十日,典型的霸權主義行為,也是他們故意銷毀我的證據等枉法行為。

  備注: (因經南湖洲鎮黨委研究決定于2013.11.1號處置受害人購買的贛CB1879半掛車之后,車款本金一直未歸,鎮長李山于2014年寫了一張五萬欠條,一直故意拖著至2019.9.20號才支付車款五萬元本金已清,但半掛車損失除外;在2015.1.15號原房屋里遭搶走的電腦,所造成的損失7130元,于2020.5.17號經鎮政府黨委研究決定同意解決“電腦一事”)

  綜上,因我是維護合理合法權益的捍衛者,也是推動社會進步的貢獻者,但在刁官的嘴里變成了非法上訪,他們故意把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當魔術來篡改成最牛的霸王法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不相符,不靠譜及更不符合邏輯的冤假奇案,連辦理刑事案件的基本質量標準都故意犯最嚴重的低級錯誤,包括法律文書、司法程序及證據等材料都是不合法的,再次遭蒙冤入獄,人權遭到侵犯,人格遭受侮辱等行為,他們不愿及時糾正錯誤,又怕揭穿他們丑惡等罪行,更怕追責及問責,他們在2012年故意弄虛作假向全國人大反饋虛假的意見表,繼續瘋狂的釆取卑鄙殘酷及霸王法律等手段來逼迫我妥協,企圖掩蓋他們丑惡等罪行來達到他們的目的,一錯再錯,導致一案變多案,這主要都是惡霸領導在從中作梗、暗箱操作、專橫霸權、耍弄權術、情法不分、無視國法、以權壓法及濫施刑罰等枉法行為所造成的后果,更是惡霸領導徹底原形畢露,這就是一部真實的正義與邪惡較量的恐怖記錄片。

  詳見我在監獄所寫的五份材料基本內容: 于2017.2.28號寫的《離婚起訴狀》共四頁;2017.5.8號寫的《關于維權遭蒙冤入獄的報告》共十三頁;2017.5.28號寫的《關于我與夏勁松離婚案的請求報告》共二頁;2018.2.20號寫的《關于我父親病情的報告》共三頁;我還在監獄里向監獄領導分別寫了關于監獄未按《監獄法》程序對申訴人處理的五份報告材料,也一直未果。這都是惡霸領導的不作為、亂作為及濫作為等枉法行為所造成的后果,難道這就是新時代、新征程、新氣象及新作為嗎?毛 曾經講過:哪里有壓迫,哪里就有反抗。

  此致

  捍衛者:廖深根

  電話:13762788271

  2020年8月20日  (編輯:RMAQW)

\

圖片來自天涯APP

\

圖片來自天涯APP

\

圖片來自天涯APP

\

圖片來自天涯APP

\

圖片來自天涯APP

\

圖片來自天涯APP

\

圖片來自天涯APP

\

\

    標簽:
亚洲人成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