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安全網首頁 |  論壇   視頻 網站導航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首頁 > 安全 > 投訴 > 正文

"緣何"殘忍視受害者生命不是命踢球拖案件二十七年放縱案犯逍遙法外了之(轉載)

\

 

  《盼正義陽光》黑社會義務自衛隊成員在蘭州勾結兩公安持槍入室殺死人命案“緣何”做案動機?殺人目的?案情真相不能大白天下?案犯二十七年逍遙法外?

  祈盼高層領導關注掃黑除惡運動能真正落實斗爭,關注93年8月31日夜,發生在蘭州市城關區進廣路3號趙佰友家,被黑社會“義務自衛隊成員”黃永新為首,勾結蘭州兩公安人員持槍參與等一伙暴徒為敲詐入室打傷趙佰友,許先多,殺死了許仙鳳一案,拖二十七年仍逍遙法外!

  中央號召掃黑除惡斗爭 ,全國展開轟轟烈烈維護社會秩序,打倒黑惡勢力,陸續抓捕了等多百姓害蟲惡魔!百姓拍手叫好!悲哀的2019年蘭州的司法天氣仍籠罩著蔭霾,甘肅省打黑辦派人來調查了一下又受到了種種阻力本案再次擱淺,很明確的案犯仍讓其逍遙法外,有確鑿證據證明還繼續掩蓋真相,仍受金錢和權力的攪拌欲蓋彌障,今執法部門仍繼續推諉踢皮球。受害者二十七年投訴依舊無門。蔭瞞庇護來頭人士違法亂紀貪贓枉法草管人命,冤死許仙鳳其丈夫趙佰友告狀無門,任平民呼天喊地今執法可掩耳盜鈴!損政府威信,無法無天百姓心寒啊!

  中央一次次號召嚴打或掃黑除惡運動,也全國人民的盼望和呼聲,即使再響亮的運動不能落實執行,也只能凸顯出法律的蒼白無力,將舉報人有確鑿證據材料還是轉到原辦案機構原辦案人處理,或轉到不肯辦理的執法單位處理,高層領導不去問責,毫無意義的只示眾材料和執法看客,看客麻木,法律當然蒼白無力,這種推諉態度,無疑助長犯罪分子的膽量,壯大黑惡勢力和腐敗人脈的擴散,更使黑惡犯法分子更猖狂地欺壓百姓,勾結執法人員在玩忽職守營私舞弊的這條道上走得順暢恣意,導致當今社會越來越腐敗的癥結。而在麻木之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那就是官官相護升官發財,不顧百姓受盡欺壓被殺害家破人亡水深火熱的苦難。自古以來法律是殺人償命,犯法之人必繩之,歷史清官海瑞、狄仁杰、包清天等都以懲惡揚善維護法律尊嚴,今天我還是相信神州總會有青天!

  呼吁高層領導國家機器堤潰蟻孔,望引以為戒!盼正義猛藥去疴挖毒瘤為民除害!

  以下趙佰友上訪經歷親述,身份證號330323196407284514。

  由于有兩名公安人員參與做案,一個明確簡單的案件,仍被梗阻真相無法偵破解決,變得如此復雜艱難!,要想討回公道比登天還難,再終還是被黑惡勢力梗阻干擾不了了之。(案件詳情及上訴材料甘肅省公檢法都有檔案,在此不再贅述)

  案由:1993年8月31日夜發生在蘭州市城關區進廣路3號趙佰友家,黑社會為首黃永新勾結兩名公安人員持槍參與,等一幫暴徒為敲詐勒索未遂,為報復殺人案,我和案犯們互不認識毫無仇隙(其案犯們在8月31日下午兩點左右來過被害人家為敲詐,受害人不在家未見上面,傍晚17點右右又來被害人家,曾威脅過被害人出錢,被害人未答應給錢),晚上21點30多分左右他們為報復教訓被害人,深夜闖民宅入寢室打傷兩人殺死一人,案發后萬成培等罪犯抓獲,幾天后我到公安分局要求政府處理本案,分局回復說:全部案犯在逃無法抓獲。經我打聽后才得知七日后萬成培被萬成倫取保釋放,被公安分局刑警隊長李宗鋒批準取保候審釋放,(今李宗鋒晉升甘肅省公安廳副廳長)而且不候審,擔保人又是案犯嫌疑人萬成倫。其它案犯一直逍遙法外不知其蹤,而且蘭州公安分局對本案不立案。我要求政府為我做主,還我公道,要求抓捕案犯歸案,上仟次向各執法機構告狀,在96年中央號召嚴打運動后,在甘肅省人民檢察院二處的關注支持下,敦促和協調下才立的案。后因牽扯到有公安人員參與做案就沒有正義執法人員為我力挺主持正義解決本案。

  我在蘭州和這些案犯們互不認識,又無仇隙,毫無瓜葛,無辜蒙冤,妻子被黑社會勾結公安人員為敲詐勒索殺害,兇手逍遙法外政府不為民做主,實在不甘心啊!從此我走上了漫長的上訪之路,直至市、省各執法機構,及到北京無數次,上訪信寫了不知其數,終于在1997年將三名案犯萬成培,陳炳勇,莊永華重新抓獲歸案。當時城關公安分局說本案主犯黃岳青和黃永新在逃無法抓獲無法破案。后有樂清市石帆鎮樸湖村人陳炳權將黃岳青扭送到樂清市公安局,交蘭州市城關區公安分局,但蘭州市城關公安分局審理后釋放了黃岳青,說本案是黃永新所為,和黃岳青無關。

  其真實原因是本案牽扯到公安人員參與做案不能破案,權力部門為庇護只能羈押三名罪犯直到1999年,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1999)蘭刑一初字第137號葫蘆僧審判糊涂案的判決,判陳炳勇三年,判萬成培七年(萬成培前科92年殺死陳碎順不了了之,至今陳父仍告狀無門),判莊永華死緩。

  當莊永華在法庭上眾目睽睽供認有公安人員參與做案,無執法部門為我力挺主持正義追查追究。法庭上莊永華原話:我北京來蘭州準備去靖遠,在蘭州碰到萬成培,萬成培告訴我,我們晚上去一個地方敲點錢,我問萬安全嗎,萬告訴我,我們的頭頭安排好兩名公安同去保證安全,但在趙佰友家里逃出來時在門口被一位拿槍的人攔住,被一起逃的人說了一聲是自己人才放我跑。”可在法庭上眾多人的面供認。我艱辛的告狀這么多年仍不了了之。我不服(1999)蘭刑一初字第137號,甘肅省高級人民法院(2000)甘刑終字第60號仍維持原判。繼續上告,執法部門對其他案犯仍逍遙法外置之不理。

  接下來執法部門就推諉說案犯“前正”和黃永新在逃無法抓獲,我所上訴的有兩名公安人員持槍參與做案,無執法部門受理。我曾向甘肅省日報登過內參,鍥而不舍地向市、省、北京中央這么多年一直在上告,從一個并不算富余的小商人,直到家破人亡,傾家蕩產債臺高筑。

  在十八大后中央要求反腐敗清積案的運動下,2013年蘭州市城關區公安分局為銷此案,派兩位警官到我家,其一位雷警官說要和我溝通一下,說一定為你案把黃永新和“前正”抓獲歸案,其判決是法院的事了,2013年終于將黃永新抓獲歸案。

  然后:蘭州市中院(2014)蘭刑一初字第45號的判決又是不公,我不服向上上訴,省高院(2014)甘刑一終字第123號又維持原判,原判決法院認為:被告黃永新伙同他人闖入被害人家中,故意傷害并致人死亡,其行為已構成故意傷害罪,在共同犯罪中應系主犯。考慮到被告人黃永新帶領他人去找被害人的初衷是去商談化解矛盾,但到達現場后眾人拾磚闖入的行為超出了其本意,雖認定為主犯,但有別于其他糾集的主犯,且致死被害人的行為系莊永華所為,故應根據被告人黃永新犯罪的事實,犯罪的性質、情節及危害程度依法判處。同時,鑒于被告人黃永新有自首情節,其親屬主動代為賠償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經濟損失,被告人有悔罪表現,可依法減輕處罰,判五年,賠償肆萬壹仟柒佰貳拾壹元伍角。這樣的判決實在令我難以心服啊,(甘刑一終字第123號判決適用法律不當,認定罪名錯誤,對罪犯做案動機和殺人目的遺漏,在案發當天下午2點左右來過我家,未碰上面,傍晚17點左右又來恐嚇過我,我和他們毫無仇隙又無瓜葛,明明他們在蘭州等多地欺壓敲詐百姓,是借口矛盾向對方敲詐貫用叫板的套路,罪犯們對情節抗拒蔭瞞,且黃永新和萬成培等人在老家就是黑社會組織“義務自衛隊成員”,黃永新和同案犯互相不認識之說法院采納,是太不正確的執法)這樣也太玷污法律,太不符合情理沒有邏輯,我要求糾正錯誤判決,無執法受理。

  而且一位檢察官給我回復;公安部門不抓案犯我們無法,案犯們不承認我們也沒法。法律顯得如此蒼白無力,那么公安殺人犯法誰來管呢!

  今申請要求執法部門維護正義破案,將“前正”及兩名持槍參與的公安人員繩之以法。特別是盼望正義之人問心無愧公正地重新審理本案,查清種種情況是否存在欲蓋彌障之嫌?特別要求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一條之規定上訴,抓捕案犯“前正”歸案,逮捕黃永新歸案再審,可澄清公安人員持槍參與做案之嫌,可以審清案情真相。

  其疑問及證據如下:

  (1)案發后為什么萬成培取候審釋放?而又不候審?

  (2)為什么又是萬成倫為擔保人?

  (3)萬成倫曾在案發當天去過受害人家,恐嚇過受害人拿錢出來了之。(無執法過問)

  (4)為什么上述情況趙佰友向公安機關多次告狀不受理,難道沒有貓膩之嫌嗎?

  (5)為什么案發后蘭州城關區公安分局對打傷趙佰友,許先多,殺死許仙鳳案不立案,趙佰友頭部受傷,許先多胸部刀傷及多處軟組織受傷,公安為何不取證?對案犯逍遙法外又置之不理,要在嚴打號召運動后,要省檢察院的敦促協調下才立案?而且在審判過程中,又只是應付一下要葫蘆審判糊涂案,還要讓案犯繼續逍遙法外呢,

  (6)房東徐學義及眾多鄰居目睹兩名拿槍公安在現場聲稱:“我們是公安局的,是來抓壞人的,亮了一下證件”(有鄰居們聯名證明)

  (7)公安用槍頂住許先多的腦袋,那么拿槍的是什么人呢?為什么公安不做筆錄呢?

  (8)為什么公安分局一直說本案主犯是黃岳青和黃永新在逃無法抓獲來推諉,1997年將黃岳青抓獲了又說是主犯黃永新所為,和黃岳青無關來推諉。2013年將黃永新抓獲了,執法部門又編造出,說主犯黃永新和同案犯互相不認識?互不認識的人會一起去殺人做案嗎?身為執法者做出如此荒唐的結論,難道不違心嗎,為欲蓋彌障要受害者把冤魂帶進墳墓,為庇護公安人員參與殺人犯法,要欺壓受害者承受葫蘆僧審判糊涂案屈服冤死去,你們的良心很安嗎!

  (9)蘭州市檢察院(1999)063號起訴書公認的案犯“前正”,蘭州市檢察院曾多次退查要求公安部門補充偵查抓案犯歸案。為什么至今還要逍遙法外?2013年雷警官到我家向我承諾過要抓獲歸案,今為什么不抓他要讓逍遙法外,是否怕抓獲“前正”就露出了兩名持槍參與的公安?是否怕牽扯出敗露營私舞弊欲蓋彌障?

  (10)主犯黃永新有組織有預謀的以暴力闖民宅入室殺人主犯,只判五年,賠償肆萬壹仟柒佰貳拾壹元伍角,又將黃永新以減刑提前釋放,這樣的判決公平公允嗎?這其中沒貓膩嗎?

  (11)原審法院判決認為:黃永新在共同犯罪中應系主犯,但有別于其它 糾集的主犯。為什么對有別于其它糾集的主犯要欲蓋彌障?

  (12)案犯黃永新當天下午來過趙佰友家敲詐恐嚇過趙佰友,趙佰友也給他道歉說過好話了。(案卷第2卷69—75頁,黃永新嬸嬸黃岳青妻徐蘭珠筆錄可證)但黃永新抗拒不承認。那么做案的動機和目的是什么呢?法院不事實又漠糊的判決為什么不糾正呢?我趙佰友舉證你們雄辯不承認,那徐蘭珠是黃永新的嬸嬸筆錄不是鐵的證據嗎。

  (13)黃永新堂房叔叔和周阿程等人受兩名參與做案的公安人員指使,來趙佰友家談私了,以錢權壓法,我不同意沒拿他們錢一分毫。(有證據要求調查)

  (14)原審法院認為:黃永新有自首情節,其家屬主動代為賠償附帶民事原告人的經濟損失。那么為什么要等二十一年公安局追到他家后,為失車保帥才出來自首。這樣以權勢壓法欺壓受害人家屬,就叫被告黃永新家屬主動代為賠償受害人家屬經濟損失嗎?

  (15)(2014)甘刑一終字第123號判決書第9頁,15項,同案犯萬阿培(別名萬成培)供述,1993年8 月份的一天,我和“永華”,“前正”一起到蘭州找到表哥萬成倫,在萬成倫家里碰到黃永新,然后一起去做案。

  2019年10月19日蘭州市城關區公安分局信訪科趙警官(兩位女警官),受上司特派前來我家,給本案作回復答疑釋法,要求我消除心中的疑慮罷告。她們以沒有邏輯,不符合情、法、理地雄辯回復,沒有解釋我上述多項問題。

  警官大人對主犯黃永新和同案犯互相不認識之說。如此解釋:是臨時起意所以不認識。

  疑問:法院即認定是主犯,為什么主犯和同案犯會互相不認識,臨時起意-?如不認識的人會一起去殺人做案嗎?那么案犯殺人動機和做案目的是什么,為什么不能擺上桌面大白天下?

  警官大人沒作解釋。

  疑問:荒唐的判決稱:黃永新他們去趙佰友家為商談化解矛盾。我和黃永新有什么矛盾需要化解?他們是公安調解員嗎?那么多流氓惡棍悄悄地夜闖民宅?一腿踢開房門,一進來不到3分鐘就打殺死被害人,將受害人致死了。今執法掩蓋有公安參與做案的真相,再編造去商談化解矛盾來開脫罪行嗎?

  警官大人給我解釋:你說的有遺漏的也只是法院管的問題,和我們公安局沒關系,有遺漏只是判刑重一點,就是多判幾年對你又能怎么樣!

  悲哀啊!我們的國家完了呀,明知掩蓋案情輕判以封口的貓膩,無正義人士主持公道,不惜失去我們共產黨的威信形象呀,要欺壓百姓受此劫難不得昭雪!我國法律任這樣例子長此下去,將國之不國,百姓的苦難呀!

  疑問:案犯臨時起意干什么去?我和案犯們互不來往,毫無仇隙,難道欺壓殺人不犯法嗎?

  警官大人沒有給我解釋!

  疑問:殺人罪犯取保候審釋放又不候審,難道沒有貓膩之嫌嗎?

  警官大人給我解釋:是萬成培吸毒有生命危險才取保。

  我疑慮啊!我國的法律對一個吸毒又惡貫滿盈有前科(曾92年殺死陳碎順)的罪犯,應該取保侯審釋放,又不候審放之讓他繼續危害社會!悲哀的還多么應當啊!

  疑問:對案犯“前正”為什么還逍遙法外。

  警官大人最后沒為我解釋。

  2020年受害人家屬曾多次向中央各執法機構投訴及國家信訪局繼續上訪,但總是將文件一級傳一級再終還是到當地某單位不肯受理踢皮球的回復結果,

  今要求中央領導關注,中央紀委監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及甘肅省檢察院,省紀委,政法委主持社會秩序,為民做主維護法律尊嚴落實立案查辦再審,今要求抓捕案犯“前正”歸案,逮捕主犯黃永新再審,查清案情真相, 查清殺人動機, 查清做案目的, 給受害人家屬回復,還受害者許仙鳳九泉之下瞑目,趙佰友全族人衷心感謝、沒齒難忘!

  控訴人:趙佰友、趙秀秀、 許先多、許仁興,王直琴

  2020年8月10日 電話13695870507 (編輯:RMAQW)

    標簽:
亚洲人成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