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安全網首頁 |  論壇   視頻 網站導航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首頁 > 安全 > 投訴 > 正文

天理何在?佛山勞柱堅涉黑涉惡無人管

\

 

 

  佛山版“黃世仁”橫行鄉里無人管

  ——揭開順德樂從勞柱堅涉黑涉惡斂財黑幕

  佛山市順德區樂從鎮勞村勞柱堅,利用所開發的聯發大廈物業,玩“假租賃真宰商”套路,坑人無數,成活生生佛山版“黃世仁”!

  “爛柴價”租黃金土地,發國資流失橫財!2003年,勞柱堅伙同樂從鎮時任副鎮長陳某,租該鎮沙滘北村臨街3.65畝土地,建13000㎡聯發大廈。沙滘北村突破土地法20年租期限制,將地租給勞柱堅40年,總租金約620萬。2006年聯發大廈竣工,勞將其中一半房屋以120余萬租金(含物管費)給曠安華開酒店,聯發大廈首年租金(費)過200萬,遞增后40年可收過億租金。據了解,該租地系沙滘北村養老院宗地范圍,國有商業用地,位處樂從鎮最繁華地段。2003年10月,沙滘北村將臨街“肥肉”挖出來,以年租3.2萬“爛柴價”賤租給勞柱堅。費解的是,該村為何罔顧巨額國資流失,將租地從宗地中“挖”出來出租?

  千萬房租照收,房屋裝修免談!2006年7月, 湖南商人曠安華分三次租聯發大廈6545㎡開酒店,租期12年,頭三年月租9.3365萬,且每月還得交3600元物管費。曠等四人投資1200萬裝修,2007年1月注冊“順德區澳苑酒店有限公司”開始營業,此后勞柱堅一邊收酒店租金一邊處處刁難酒店,連正常翻新裝修與承包經營都不允許。2012年7月以來,勞一邊拒絕酒店正常裝修改造,一邊糾集地痞流氓暴力阻工,阻止酒店對5-7樓客房墻紙、地毯翻新,致酒店大面積歇業。勞還通過把兄弟原順德公安局副局長周錫開(巳判刑),讓樂從派出所對組織翻修施工的酒店法人代表劉達武非法留置11個小時。2012年7月9日,勞以酒店擅自裝修為由起訴,邊打官司邊暴力阻工,癱瘓酒店18個月。

  炮制陰陽合同,偷逃國家稅收!2012年簽訂租賃合同時,勞柱堅搬出“陰陽合同”讓曠安華簽,主合同《聯發大廈房屋租賃合同》月租2.35萬,《補充協議》月租9.3365萬(不含物管費及中餐廳每月直接交勞數萬租金)。勞瞞天過海,用“大頭小尾”手段偷稅。沒想到的是,勞連這點稅都不愿交,次年又脅迫酒店財務以法人代表的名義,簽訂1.75萬/月匿稅合同,致酒店絕大部分房租支出無法入賬。2006年12月至2012年6月五年半時間,僅酒店客房交租6588311元,勞只提供1032500元發票,偷稅金額5555811元,偷逃稅100多萬。

  2007至2016年十年里,僅酒店交租1500萬,聯發大廈尚有7000㎡以80—120元/㎡/月價格出租,聯發大樓年租金收入近400萬,十年里勞實際收租約4000萬,其中絕大部分未繳稅。

  2012年,酒店向順德稅局舉報勞后,稅局查處上避重就輕,大肆放水,僅對2006年12月至2012年6月五年半時間,酒店所交6588311元作補稅處理,連酒店旗下中西餐廳六年所交300萬租金都未補稅。此外,聯發大廈尚有6500㎡房租偷稅,勞數千萬應稅租金收入至今未得到查處。

  欠租就攆人,“毛巾都別帶走!” 2012年7月以來,酒店裝修被勞阻工歇業達18個月。酒店官司打贏后,再投入數百萬翻新改造,但受勞阻工與訴訟影響自此全面虧損。2016年11月,酒店欠租兩個月再次被勞組織黑惡勢力強行鎖門,連條毛巾都不許帶走,霸占酒店過千萬資產。

  2017年2月7日,勞逼曠安華以個人名義簽訂《租賃合同解除協議》,約定:租地上的酒店資產全部歸勞所有。同時約定,雙方不得以任何理由向對方主張權利。2017年4月19日,勞將酒店取名“百福酒店”,以月租15.36萬承包給其妻弟何明新經營。

  十年四官司,“劫”酒店千萬資產!勞覬覦酒店資產由來已久,酒店十二年租期里,他炮制過四場歷經數年“驅商劫財”官司,2012年7月9日,勞以酒店擅自裝修為由,訴求順德法院解除租賃合同。2012年8月14日,庭審查明酒店無違法違約行為,推翻其對酒店擅自裝修、非法經營指控。勞再次通過周錫開要派出所配合法官辜原,違反舉證期限規定,調取住店旅客治安處罰證明,順德法院據此認定酒店違法經營,判決解除酒店租賃合同。酒店不服上訴,佛山中院2013年9月26日撤消一審判決,判決繼續履行合同,卻蹊蹺地駁回酒店反訴勞暴力阻工,賠償酒店歇業損失的訴訟請求。

  受勞阻工與官司影響,酒店二、六、七樓過半租地歇業18個月,僅歇業面積的房租損失近100萬,歇業經營虧損300萬,合計虧400萬。加上勞阻工致酒店延期交付給承包者經營,酒店只得將49%股份抵給承包人作違約金,實際損失過千萬。

  2016年11月,酒店欠租二個月后,勞組織黑惡勢力停水停電,強行鎖門,將酒店投資商驅逐出酒店。2017年2月7日,勞協迫曠安華以個人名義簽訂《租賃合同解除協議》,2017年6月16日,勞再次向順德法院起訴,串通一、二審法官枉法裁判,判決曠以個人名義簽訂的放棄酒店千萬資產協議有效,還以其未協助辦理特種行業許可證過戶為由,判決曠賠償勞八十余萬租金損失。巧合的是,一審主審法官辜原系2012年案審書記員。至此,勞借佛山中院、順德法院黑法官之手,為“打劫”酒店資產惡行披上了合法外衣。

  更可惡的是,勞買通執行法官葉銳杰,為勞執行所謂的“八十余萬租金損失”款,對曠安華趕盡殺絕,將其打入失信黑名單,凍結其銀行往來帳戶,查封其寶馬、凌志、豐田佳美價值二百萬豪車,賤賣其兩棟豪宅、四個車位過千萬房產。受之影響,銀行對曠安華斷貸,致其陶瓷公司資金鏈斷裂破產,損失高達數千萬。

  多年來,勞憑借政經關系網保護,偷稅漏稅,巧取豪奪,無惡不作,橫行順德樂從家私城數十年,累遭舉報無人管。我們不禁要問:佛山版惡霸“黃世仁”橫行鄉里,真的就沒人管了嗎?

  舉報人:曠安華 佛山禪城區大福南路9號1座305房

  身份證號430223196301121539 電話:15627788888 (編輯:RMAQW)

    標簽:
亚洲人成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