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安全網首頁 |  論壇   視頻 網站導航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首頁 > 安全 > 呼聲 > 正文

冤家錯案誰來管

本欄目發布的稿件文責自負,發布的信息只代表其個人觀點,本站不承擔任何責任。

\

 

 

  尊敬的省高院省高檢領導:你們好!我叫申金社,男,1972年10月31日生,漢族,住安陽縣北郭鄉申莊行政村申莊自然村203號。身份證號:410522197210317772,聯系電話:15515065984,反應:安陽市中級人民法院閆學海、安陽市文峰區人民法院李強、常波枉法裁判。事實理由:閆學海、李強、常波在審理我與王艷斌、楊婕涉及《房屋買賣合同》糾紛一案中,一份簡單的房屋買賣合同讓我打三年之久,前后下達六次判決結果。他們既確認2017年3月29簽訂的《房屋買賣合同》有效!又判決該《房屋買賣合同》于2017年5月9日經雙方合意解除!——此等判決結果明顯存在認定事實不清,明顯存在徇私枉法、典型的司法腐敗斷案!一、事實與經過:在2017年3月29日,我為了給在部隊的兒子買房娶媳婦,在安陽市景鼎不動產劉斌的介紹下,和房屋出售方楊婕、王艷斌簽房訂了《房屋買賣合同》以65萬的價格,購買位于家天下面積為161.78平方米住房一套。合同詳細約定了雙方責任和義務并明確標清:該房屋為毛坯房、具有產權確認書、契稅票和大票。在簽訂《房屋買賣簽合同》后,我當天向賣方交定金2萬元——并向中介交了中介費、代辦費、銀行貸款按揭服務費、加急代辦費等——2017年4月18日,我又和賣方簽訂了《安陽市房屋買賣備案合同》 ,并交付首付款18萬元;2017年5月8日安陽農業銀行貸款審批發放。我在履行合同期間每一個環節中都得到賣方的認同和簽字確認,之前均沒有提出任何異議,我一直在積極履行合同義務,不存在任何違約行為。  然而在2017年5月9日:由于全國房價飛漲,賣方借機他隱瞞合同中有契稅票的重大事實,讓我在辦理過戶時額外多繳納總房價5.6%增值稅3.64萬元雙方發生糾紛,而導致《房屋買賣合同》無法正常履行。在協商無果的情況下,2017年6月15日我將賣方訴訟到文峰區法院,訴求只有一個:“就是請求認定《房屋買賣合同》有效,并協助我辦理房屋過戶手續。然而這場歷經3年的司法拉鋸戰中,針對《房屋買賣合同》是否有效和該不該解除?主審法官們為了袒護賣方的利益絞盡腦汁,上演了一幕幕玩弄法律來回踢皮球。此官司三年來害得我幾乎家破人亡,氣得我父母相繼七天去世,不僅讓我生不如死還讓我打了六場官司,其中五份判決結果明顯缺乏法律條款與事實依據 ,簡直是天理難容!六份判決結果如下: 1、在2018年1月文峰區人民法院一審審理后,——主審法官王寧依法判決雙方簽訂的《房屋買賣合同》合法有效,并判決賣方協助我辦理房屋過戶義務”!――我勝訴!  2、在2018年6月,賣方上訴至市中級人民法院后,開始利用關系勾結主審法官閆學海。明明一審法官王寧判的清清楚楚,閆學海無任何事實依據卻判改:一審法院判決認定“事實不清”??撤銷一審法院下達民事判決結果發回重審;雙方平局后我惡夢開始……  3、在2018年12月,市中級法院閆學海發回文峰區人民法院重新審理后,換成法官李強,庭上不僅審與本案無關的內容,還讓書記員對中介庭上說的賣房事實故意不記,更可氣的是他書記員陳燕雙共同勾結賣方律師,等法官李強庭審走后與賣方律師私自篡改庭審記錄,后來被我們發現后李強才讓中介劉斌在2018年12月4日補充一份《申金社買房經過說明》,中介寫的明明白白。――但李強依然判決雙方在2017年3月29日簽訂的《房屋買賣合同》于2017年5月9日已經解除!——我敗訴!  4、在2019年2月,我將法官李強及書記員所作所為告到北京等部門,被安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主管信訪的王進副院長勸回并承諾一定給我一個公平公正的結果。——主審法官閆學海這次經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裁定.:一審法院判決“程序存在不當”??撤銷一審法院下達的民事判決書。閆學海本次發回重審的理由竟然是因我上訪,而不是按合同法判決——雙方平局!  5、在2020年1月安陽市中級法院發回文峰區人民法院重新審理后,主審法官常波判決:確認雙方在2017年3月29日簽訂的《房屋買賣合同》有效;合同于2017年5月9日解除”??我真不明白合同有效不繼續履行?解除又無依據和證據簡直是天下奇聞——我再次敗訴! 6、在2020年2月3日,我再次上訴后,——2020年6月,閆學海理再次判決文峰法院常波認定事實清楚,使用法律正確!駁回我上訴維持原判。我的第六場官司終審判決在他們三位法律專家的共同操縱我以敗訴收場! 二、尊敬的領導:1、一起簡單的房屋買賣合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四十四條規定,合同生效,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時生效。一審法官常波既然認定合同有效就應該繼續履行,卻判決確定于2017年5月9日解除;那么他解除合同的依據到底是什么?——明顯存在認定事實不清,故意偏袒賣方和枉法裁判等行為。 2、一審法院認定2017年5月9日我與賣方因稅費、契稅分擔發生糾紛,是導致雙方簽訂的《房屋買賣合同》無法正常履行的誘因:那么這就是賣方故意隱瞞、故意欺詐的有力證據。由此足以證明賣方是過錯和違約方,而我是守約方。 3、根據《合同法》第95條的規定,合同解除權行使的期限分別是約定解除和法定解除。根據《房屋買賣合同》中規定,違約方無權提出解除合同,只有守約方才有權利解除本合同;我始終沒有收到過賣方要求解除合同的任何書面通知,也未與我達成任何解除合同的協議、證明、承諾或錄音證明,由此可見雙方簽訂的《房屋買賣合同》一直在繼續、正常履行過程中。 4、需要強調的是:2017年4月18日,我與賣方簽訂的《安陽市房屋買賣備案合同》第四條上明確規定,賣方房款到帳之日交付房屋給我,那么2017年5日8日貸款審批發放,5月9日通知賣方辦理過戶,法院卻認定2017年5月9日為合同解除日,完全沒有法律依據和事實佐證, 5、涉案《房屋買賣合同》合法有效,就應該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條款規定判定雙方正常履行合同!涉案合同既不具備法定解除條件,又沒有約定解除的規定!6、2017年5月9日通知賣方辦理過戶,被中介告知不賣了,那只是賣方單方面意思和嚴重違約的實際表現。 7、本案的訴訟成因是安陽房價的持續上漲,導致賣方見利忘義,鋌而走險。2018年7月在市中級法院發回重審后,賣方和閆學海勾結后官司未結束,賣方競然以其已裝修為名拒絕履行合同,本案結果在未經法院依法判定的情況下,賣方強行對該案房屋進行裝修;截止今曰我交給賣方的定金、中介費一分錢未退、首付款還在房管局抵押。中介卻把房屋手續和鑰匙交給賣方強行入住,他們這種行為是嚴重干擾訴訟程序秩序的違法行為,是以一種非法手段欲達成非法目的的非法手段;但幾審法官卻無視賣方的違法行為,并以判決的形式變相支持賣方更是對賣方違法行為的縱容。  8、我在庭中、庭后多次要求主審法官李強、閆學海、常波和賣方提供、拿出涉案有效《房屋買賣合同》被“合意”被解除的事實依據、證據和法律條款規定。截止到目前為止,他們始終沒有給我提供出來涉案合同被合意解除的任何文字、錄音證據來,由此可見這是一起典型的司法腐敗、枉法裁判典型案例!明顯存在有錯不糾將錯就錯!目前我在萬般無奈情況下,我只有將我的不幸遭遇具實擬成材料向各級領導各部門反應、求助——請你們都看看安陽市文峰區人民法院主審法官李強、常波和安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主審法官閆學海是如何披著合法的外衣,來坑害我這個農民工的?綜合以上舉報人所述,敬請上級主管部門給予高度重視,查實糾正主審法官閆學海、李強、常波錯誤判決,督促法院啟動糾錯體制,依法維護反應人合法權益,支持反應人的訴訟請求!

  反應人: 申金社

  2020年 7 月 15 日 (編輯:RMAQW)

\

\

\

\

\

\

\

\

\

    標簽:
亚洲人成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