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安全網首頁 |  論壇   視頻 網站導航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首頁 > 安全 > 呼聲 > 正文

黑龍江同江夫妻相繼觸電身亡原因尚未明了,竟有人著急對其獨女動手了!

本欄目發布的稿件文責自負,發布的信息只代表其個人觀點,本站不承擔任何責任。

\

 

  我叫周鳳媛(電話:18246916966)。現本人實名舉報同江市市政府不作為,同江市電業局誤導公安機關、隱瞞真相、妨礙司法公正,同江市公安局、同江市應急管理局推諉扯皮,相互推卸責任。

  我父親于5月25日失蹤,我母親次日尋找也失蹤。26日當日,本人與親屬在同江向陽漁場(漁場歸向陽鄉政府,我父親是承租人)魚池中發現二人尸體。當時我情緒激動,想要下水“救”他們,被親屬按倒在地。后附近養殖戶張某身穿水衩聞聲來到事發地,先將我父親撈起。后用手撈我母親時,突然被電打了一下,在場的人才意識到我母親身上帶電。像我這樣沒有穿水衩隔緣貿然前往的人,肯定也要將命搭進去的。張某先拉掉電閘,再回水中用木棍將我母親撥了上來。此時我母親手中有一根斷掉的電線。我父母二人均是雙手握拳、前臂緊貼前胸,符合生前觸電狀態。報警后,僅有同江市公安局、國網佳木斯同江電業局工作人員到場,并未有人通知應急管理局。電業局局長肖某帶隊勘察現場后,以“我父母觸電電線沒有漏電保護”為由,與公安機關現場直接定為“意外觸電落水”身亡事件。法醫現場說沒有太大必要尸檢,建議我直接送殯儀館。5月27日,附近養殖戶張某說電業局工作人員當天到過向陽漁場檢查變壓器,原因不明。5月28日我父母火化。由于我父親手機在水中泡了一天一夜,這天下午才修好。在手機中,我找到當日他跟電業局某退休人員質疑變壓器違規安裝、并提及存在高壓隱患的微信語音記錄,同時根據其微信轉賬記錄,推測出案發前日(5月24日)、案發當日(5月25日)先后有三批電業局維修人員在陰雨天為我父親維修變壓器以及線路。電業局維修工完成作業離開后,我父親觸電身亡。后經公安機關、電業局人員以及我本人三方再三確認,我父親觸電電線是有漏電保護的,并且漏電保護位置明顯。但是為什么沒有跳閘并導致次日我母親也發生意外成為此案破案的關鍵。而電業局工作人員當天為什么說謊誤導公安機關,也成為本案最大的疑點。我父親在此經營23年,安全意識強烈,為何偏偏在電工剛修完電就遇難?況且我父親為何在明知有電的情況下,用左手完全握住電線?我懷疑我父親在作業時,并不知道已經合閘。那么電工合閘時,到底有沒有通知我父親?事發后,我曾聯系過該電工,該電工失聯。

  以下為我父親與尤某生(同江電業局退休人員)于2020年5月25日(事發當天)微信語音聊天記錄(文字版)。

  【07:40】尤某(戶主)發送文字:劉彬 電業局 手機 13512639744

  【07:40】尤某(戶主)

  語音1(16秒):我剛才給他打電話了,他說下雨天整不了,有危險。完了你看看要是晴天,好一點,你給他打這個電話就行,就找到他了。他就專門管變壓器。

  語音2(8秒):我有問生產那,生產說就他管變壓器,別人整不了,儀器啥都在他那。

  語音3(15秒):你那個在線路上不是沒整啥東西么,沒有啥事么,你查查線路啊,瞅瞅有沒有混線的,連到一起啥樣的。也沒刮風啊,他怎么能出現這個問題呢?

  【07:44】 周某(死者)語音(25秒):去年秋天換了四個立瓶,立瓶全碎了。我也在琢磨這個事兒呢,咱們那邊的低壓都有保險,都有“空開”。就是,去年上半年,把電表燒了,下半年把立瓶燒了。

  【07:56 】尤某(戶主)語音(19秒):高壓立瓶還是低壓立瓶啊。那立瓶就是不夠唄,耐壓呀,還是咋回事。想想這個原因啊,一點點分析出來了。行了,那就是好天的時候你給他打電話就行。

  【08:03 】周某(死者)語音(8秒):那個是高壓立瓶,全是高壓,燒的全是高壓,沒有啥低壓。

  【08:53 】尤某(戶主)

  語音1(13秒):那高壓的話那就找電業局能包賠損失了,他們有保險,國網有保險,凡是這種情況,都給包。

  語音2(14秒):那你現在不能動,啥都別動,立瓶壞了什么地碎了,都得找電業局拍照 ,然后人得往上傳,這樣話年年都有保險,不然人家就不給你包了。

  【10:03 】周某(死者)語音(12秒):那個剛檢測完,那個變壓器燒了,我在營業大廳辦恢復呢,辦我的恢復,他說里面變壓器油都臭了。

  尤某(戶主)語音(12秒):那個變壓器的油箱蓋,一直你也沒看看,原來不是拿瓶蓋整的么,是不是進水了?那不就完了么。

  周某(死者)語音(7秒):瓶蓋早就用螺絲封死了,哪有瓶蓋。后期我都用螺絲封上了。

  周某(死者)語音(11秒):你那個得報停吧。我這辦啟封,報停得你自己親自來吧,拿你身份證。

  【10:09 】尤某(戶主)語音(8秒):行,那你就不用管了,等有時間我去讓他給報停就完了,先那么放著把。

  【10:22】周某(死者)語音(11秒):他(劉彬)說低壓保險是200的,你那30變壓器配200低壓保險,他說安裝的時候本身就違章。

  尤某(戶主)語音(4秒):那你知道你咋不給換小點地?

  周某(死者)語音(10秒):誰知道你那保險是200的,我也不懂那點玩意,人家說你那保險也太大了,30的變壓器,怎么能配200的低壓保險呢?

  給電業局維修工的轉賬記錄

\

\

  我父親最后一通通話記錄的時間為15:41分 ,手機落水,處于關機狀態。

  本人質疑我父母觸電原因,并開始了無比艱難的上訪之路。事發后的近50天里,本人輾轉在同江市各個部門間為我父母伸冤,迄今都沒有部門對此有過正式答復。

  5月28日,本人 拿到證據的第一時間就去當地派出所報案,未被受理,民警讓我自行與電業局協商。

  6月3日,本人到上級部門佳木斯應急管理局咨詢,某副局長說此案屬于安全生產事故,讓我去同江應急管理局報案。

  6月4日,本人到同江市應急管理局報案,得到如下回復。

  以下為報案過程(視頻)。

  【同江市應急管理局局長郭某】:你倆是死者的什么關系?

  【本人】:我是他女兒,獨生女。

  【家屬】:我是她外甥女。

  【郭某】:我先跟你解釋一下什么是安全生產事故?

  【本人】:先不用解釋,我就想知道這事你們知不知道?

  【郭某】:剛知道。

  【本人】:剛知道啊

  【家屬】:都過去十多天了,為啥你們才知道呢?

  【郭某】:不是,他得有行政單位跟我們說。

  【家屬】:那咋沒人說呢?

  【本人】:那還是電業局在瞞報是嗎?

  【郭某】:跟電業局沒關系。你不是當時已經報到公安了嗎?由公安局進行處理意外或是怎么回事,當時已經有人舉報到公安,死亡報到公安,由公安處理,你屬于意外死亡的。

  【本人】:那就是公安不報給你們,咱們這邊就不處理

  【郭某】:不是,我們處理不了,我們職責范圍內的我們處理,職責范圍外的我們處理不了。

  【本人】:這就是不屬于你們職責范圍內的是嗎?

  【郭某】:對、對、對、對。

  【副局長】:他是確定為安全生產事故,由我們處理。因為沒確定安全生產事故,他沒確定為安全生產事故,不報給我們,我們就不知道。

  【本人】:那現在這樣,我把材料給你們看一眼。你看看是不是屬于你們的安全生產事故。

  【郭某】:你,說白了,屬于安全生產事故,那個死者是你爸吧,那得追究你爸的責任。你追究誰的責任去啊!

  【本人】:我爸的什么責任?

  【郭某】:那你自己生產的,你要雇別人擱你那死亡了,別人得找你爸,你爸在進行處理。你爸他自己,那你找誰去啊。

  【本人】:你就確定這事兒跟你們沒關系是吧。

  【郭某】:沒有關系,不用給我看了。

  【本人】:這事你就是解釋完了,對吧?

  【郭某】:對!

  【本人】:行,我明白了!

  【副局長】:安全生產事故是指生產經營主體、生產經營單位。

  【郭某】:你得擱我們這兒辦牌照。你、你、你、你…

  6月4日,本人隨后到同江市電業局要求給事故原因。負責生產的劉副局長說此時已經向政府部門匯報過了,就為意外事件,并未提及當日電業局電工修電的事。

  6月7日,本人在天涯發帖,曝光此事。

  6月8日,電業局聯系到我本人,以電工的口吻還原25日事發經過,是否是真相,他們不負責考證。并將責任全部推卸位電工個人行為。我要求在報告上蓋公章,其說沒這個義務。電業局回復的文件中漏洞百出,依然沒有給出事故的原因。

\

\

\

\

  6月11日,本人在北京律師的建議下,到公安機關以“維修工過失致人死亡罪“報案。民警第二次拒絕我。他們說此案屬于安全生產事故,讓我去同江市應急管理局報案。后本人直言公安機關與應急管理局相互推諉責任的事實,其民警回復我跟局領導商議,給我答復。

  本人拿著手中的證據繼續上訪。6月17日市里才開會研究此事,最后副市長李某責令同江電業局找第三方司法鑒定機構做電力鑒定,由公安局介入調查。公安局刑偵大隊只是接收了我手中的證據,說只要司法鑒定一出,就可以立案。

\

  6月21日,本人將訴求投到國家信訪局。

  6月30日,向陽漁場(案發現場)發現變壓器被人動過,本人報案,派出所民警已到現場取證。

  本人又到信訪局詢問案件進展,其工作人員表示電業局態度消極,不太配合。其單位是屬于國企,同江市政府對其管理力度不大,建議我們找上級信訪辦理。

  7月2日,鑒于國家信訪條例,信訪訴求被同江市電業局受理,并出具了受理告知書。

\

  本以為事情發展已進入正規,然而在市里開會一個月后,電業局依舊沒有找鑒定機構鑒定,公安局依舊沒有立案偵查。一切還在原點。為什么政府對安全事故反應如此之慢?因為事發時正值原同江市長王某晉升為同江市市委書記的公示期;同江市電業局局長肖某任滿換屆期。如果這次事故處理成一個意外事件,那么就不會有責任人,任何部門都會相安無事。如果定性為安全事故,那么相關領導都會有連帶責任。司法鑒定在事發50天都沒有出,是不想做,還是不敢做?電業局書記答復我說他們一直開會研究此事,主張我通過民事訴訟起訴電業局。但在沒有電力鑒定報告的情況下,我的任何訴訟都將視為證據不足,而且訴訟期過長,證據難以保全。所以,本人一直主張司法鑒定機構介入查明事故原因。然而,在我死咬著查明原因不放的情況下,有人開始對我動手了。事發地的變壓器被人撬過,我報警,無下文。7月11日,事發地電線被惡意剪短,漏電且裸露在外,周邊草木茂盛,讓人不易察覺,造成極大的安全隱患。被剪電線成本廉價,且為住房用電,因此排除偷盜和破壞生產經營的嫌疑。那么此行為僅為一種可能,故意危害他人安全。要么是我的安全,要么是別人的安全,我來擔責。本人立即向派出所報案,但是派出所僅以行政案件處理,并對調查監控一事表現消極。后本人拒絕在行政告知書上簽字。

  距離案發時間已過一個多月,同江市電業局從一開始到誤導公安機關,到后面的“甩鍋”、包庇自己的職工,再到現在的態度消極不配合,一直在阻礙案件取得進展,案發現場的電力一直未做鑒定。而同江市政府對此也是默認的態度,原因究竟為何?從5月份事發,到現在的七月中旬,一直未對事故原因展開調查。本人對政府的處理方式有如下質疑:

  一、明知同江市電業局對事故原因有所隱瞞,且為案件當事人,為何還讓電業局找第三方鑒定機構去自己調查自己,并且沒有給其時間期限、任由拖延?

  二、此案明顯是安全事故,但是公安局卻一直以“電業局沒有出鑒定報告”為由不予立案,案件毫無進展。難道“妨礙司法公正”只針對百姓而言?

  三、此次事故不僅僅涉及電線鋪設的問題,還有變壓器違規安裝的問題。變壓器由誰安裝?到底存在什么樣的問題?究竟有何隱患?同江市政府從頭到尾就將應急管理局摘的一干二凈,只字不提,是有意繞開“安全事故”以此化解危機?

  四、我6月初就到同江市信訪局投訴此事。一直到6月未都未啟動信訪程序。6月22日本人無奈將訴求投到國家信訪局,信訪程序才得以啟動,然而回復受理信訪程序到責任單位不是同江市政府、公安局、應急局等行政單位,而是又落到了電業局這個企業單位,是否是將主動權主動交由被調查者?

  五、根據同江市電業局原副局長劉某的口述,事發后,電業局及時跟市里有關部門匯報過此事。但是市里面對兩條人命案置若罔聞,反映遲滯。若不是我在網上曝光此事,根本就沒有部門愿意受理。而且事發后各部門工作上存在對問題,卻沒有通報要對任何人追責。

  迄今為止,各個部門并未真正進入調查程序。都說讓我靜靜等待。可是案發現場屬于野外空曠地帶,極難封鎖,又發生多起盜竊事件。這種情況下,各部門依舊不推進查案,都在念“拖”字決,拖到證據滅失。

  現案件未進入調查階段,就已經有人按捺不住開始對我動手了。請求上級部門能關注此事,成立調查組,對此案進行徹查,還我父母死亡一個真相。(編輯:RMAQW)

    標簽:
亚洲人成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