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安全網首頁 |  論壇   視頻 網站導航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首頁 > 安全 > 時政 > 正文

“馬加爵案”主審法官殺人案細節:被害女性從23樓墜下

  作為1991年西南政法學院畢業的優等生,刀文兵被“優中選優”進入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在參與審理多起重大案件之后,他成為了昆明中院的審判中堅力量。

  但29年后,51歲的員額法官刀文兵站到審判席的對面。

  2019年9月,他卷入一起故意殺人案,死者系昆明中院司法技術處一位副處長。玉溪檢察院指控,被告人刀文兵涉嫌故意殺人罪、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非法持有彈藥罪。今年6月30日,本案被云南高院指定,由玉溪中院進行審理。同日,昆明市第十四屆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八次會議第二次全體會議表決,免去了刀文兵的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審判員職務。

  此前有媒體稱,刀文兵是因在昆明中院審判監督庭任職期間,辦理減刑假釋案件受賄被留置。在被留置時,刀文兵供出自己所犯故意殺人罪。

  新京報記者了解到,案發當日,警方將刀文兵從案發現場帶走。接近法院系統的知情人表示,警方到現場勘查后發現有打斗痕跡。

  新京報記者從權威渠道獲悉,刀文兵是否涉嫌貪污、受賄,目前尚未坐實,仍由監察部門進行調查。玉溪檢察院所起訴的“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僅意味著刀文兵為他人隱匿非法所得,并不意味著他自己涉嫌貪污或受賄。

  玉溪中院新聞發言人表示,刀文兵案的開庭時間未定。該院目前接到的只有“刀文兵故意殺人罪、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非法持有彈藥罪罪”一案,不涉及職務犯罪相關案件,至于后續是否會跟進,還不清楚。

\

案發小區。視頻截圖

  涉嫌殺害女友,案發現場有打斗痕跡

  從去年開始,刀文兵殺人的消息便在昆明政法系統流傳。“他很陽光,很有能力,這件事讓人很痛心。”刀文兵的大學校友表示。

  公開簡歷顯示,刀文兵,1969年7月出生于云南省昆明市,1991年7月畢業于西南政法大學法學系,后進入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工作。歷任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第一庭副庭長、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審判監督庭副庭長、審判員等職務。

  有知情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刀文兵涉嫌殺害的是其女友,也是昆明中院司法技術處一位副處長,云南大理人。該副處長因涉嫌幫助云南政法系統一名落馬官員隱匿財產,被監察委約談。刀文兵得知此事后,與之發生爭執,將其從23樓推下。

  新京報記者走訪得知,刀文兵殺人案發生在2019年9月底。案發地位于昆明中院附近一小區的23層,這是昆明市中心一高檔小區,均價19000元。新京報記者在案發地的同一戶型查看發現,該戶型面積約91平米,兩室一廳。案發后,涉案住宅已經被當地派出所貼上封條,樓層被封閉,且有保安定時查崗簽到。

  據附近居民描述,案發當天上午,有女子從高處墜落到靠馬路的一側。警察到場將一名男子帶走,男子留寸頭,前額微禿。

  據新京報記者了解到,案發當日,警方將刀文兵從案發現場帶走。接近法院系統的知情人表示,警方到現場勘查后發現有打斗痕跡,所以帶走刀文兵后一直沒有將其釋放。

  有接近公安系統的人士表示,死者生前為多名官員保管財物,刀文兵與前述云南政法系統落馬官員是否存在關聯,還有待調查。

  2020年6月30日,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下達的指定管轄決定書提到,玉溪市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的被告人刀文兵涉嫌故意殺人罪、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非法持有彈藥罪。

\

刀文兵因涉嫌故意殺人罪被提起公訴。圖片來源裁判文書網

  “優中選優”進入昆明中院

  1987年,刀文兵考入西南政法學院。這是首批全國重點大學之一,也是司法部部屬政法院校中唯一的重點大學,刀文兵所在年級只有500多人。

  刀文兵的師弟記得,他“性格一點都不偏激,很沉穩,輕易不會就哪個事發表意見。”在校期間,刀文兵是年級足球隊成員,“很帥氣,很陽光”,在他記憶中,刀文兵說話風趣幽默,還喜歡彈吉他,是學弟學妹眼里的“男神”。在四川外國語學院,刀文兵結識了一位女友,后來將其帶到昆明結婚。

  1991年,刀文兵從西南政法學院畢業,被分配到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刀文兵校友記得,西政那一屆昆明人大概有23人,去中院的只有4個,“可以說是優中選優了。”

  進入法院后,刀文兵成為了審判中堅力量,因而也更受校友圈子的尊敬。據介紹,刀文兵還是云南最早的一批員額法官。

\

刀文兵,1969年7月出生于云南省昆明市,1991年7月畢業于西南政法大學法學系,后進入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工作。視頻截圖

  前述校友回憶,十多年前,刀文兵曾被下派到五華區法院擔任副院長,2009年回到昆明中院。在他看來,到區法院任職是提拔的信號,但后來為何刀文兵的職級沒有太大變化,則不得而知。

  昆明政法系統內流傳的一種說法是,刀文兵發展女性“特定關系人”阻礙了其升遷,而這位女性就是死去的司法技術處副處長。

  2018年,刀文兵調任執行局。有律師認為,刀文兵從刑庭過渡到執行局,職級沒有太大變化,但卻逐漸脫離核心審判業務,在法院系統算是被邊緣化了。

  律師稱其性格霸道

  刀文兵還參與審理了孫小果案。1998年2月18日,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孫小果案進行了審理,判決其犯強奸罪、強制侮辱婦女罪、故意傷害罪等,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不過孫小果后來在其母親與繼父的運作下逃脫了制裁。

  2004年,刑一庭審判長刀文兵主審了一起重大案件。一年后,昆明中院在為其團隊頒獎的評語中提到,“一審法院對法理、刑法條文的深刻理解,為今后昆明市兩級法院審理類似案件具有程序和實體上的指導意義。”

  有律師回憶,刀文兵屬于典型的霸道性格,“專業的水平有,就是霸道。”

  在該律師多年前經手的一起案件中,刀文兵是主審法官。庭審時,律師對公訴人的證據提出了質證,“刀文兵來一句,你前面睡著了啊?”這時,一位云南的老律師說,“審判長,如果你不想聽律師的話,干脆直接判就好了。”刀文兵聽罷不再打斷。

  接著,一位湖南籍律師發言。“刀文兵就說,‘不要說了,反正我也聽不懂,回去寫個辯護詞’,很霸道、很拽。”

  還有律師記得,刀文兵在五華區法院任職期間,要求律師上庭必須穿律師袍,不穿不開庭。“我感覺他要求得很對,所以每次上庭都帶著律師袍。”

  16年前,在刀文兵主審的一起重大案件的判決書上,昆明中院寫下了這樣一段話:公民的生命權利是一切權利的基礎,法律珍視并保護公民的生命權,嚴厲制裁任何無視他人生命權利的犯罪行為。

  16年后,曾經的主審法官刀文兵因涉嫌故意殺人罪、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非法持有彈藥罪,也站到審判席的對面。(編輯:RMAQW)

    標簽:
亚洲人成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