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安全網首頁 |  論壇   視頻 網站導航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首頁 > 安全 > 社會 > 正文

成都大學黨委書記毛洪濤發絕筆信后溺亡 發小:他特別開朗陽光好學

  10月18日,成都大學黨委書記毛洪濤的告別儀式在成都舉行,許多他曾經的學生、同事前往殯儀館送別。其帶過的研究生追憶導師,稱他教學嚴謹卻不失親和。毛洪濤在朋友圈內發了絕筆信后溺亡,引發社會關注。他祖籍河南,自小在云南昆明長大直到成年,云南京劇院的老人們對他的評價是:一個懂禮貌、學習成績好的孩子。多年來照顧他、被他稱作哥哥、姐姐的發小們非常悲傷,他的離世讓人倍感意外,接受不了,也深感惋惜。

\

成都大學黨委書記毛洪濤

  父母均已過世,18歲后上大學離開昆明

  位于云南昆明市寶善街中段銀座后面的云南省京劇院內,有幾幢桔黃的家屬樓,一位京劇院的老人說,在最早以前曾是蔡鍔的公署,解放后成為云南京劇院的辦公場地。毛洪濤的少年時代就在這里度過。

\

毛洪濤年少時曾經居住過的地方

  “毛洪濤是我們從小看著他長大的,學習成績特別好。他父親早幾年就不在了。”78歲的方老是京劇院的樂器師,在這里住了大半輩子。他告訴記者,毛洪濤出生、成長都在這個院子里,之后搬到了對面的南強街。

  他說,毛洪濤的父親毛云亭是河南人,最早是國防京劇團的演員,是一位南下干部,早在上世紀50年代就來到了昆明,開始在云南京劇院,之后去了云南戲劇學校當老師,文革后回到了云南京劇院,“我們都管他叫毛書記”。他的母親是一位銀行會計。毛洪濤自小就在昆明長大,“看著這孩子長大,很不錯的孩子,很愛學習,成績好,他打小就在昆明長大。”

\

毛洪濤年少時曾經居住過的地方

  南強街90號是毛洪濤在18歲之前住過的地方,這里有一幢至今是云南京劇院老專家的宿舍樓。記者在這里見到了79歲的老專家楊芝桂老人,她離休前曾是京劇團的一名文武花旦,“2009年之前,毛書記一家住在6樓,我經常可以見到這個孩子,很懂禮貌,很懂事,見到我們就主動打招呼。”楊老說,上世紀70年代末,她在關肅霜任團長的一團,之后調到了毛云亭任團長的二團,“聽說之前他是唱武生,我來的時候他已經是領導了。”之后毛云亭調到院部做書記。

  楊老說,毛洪濤在18歲上大學之前都在昆明長大,之后就在外地工作。在其父母尚在昆明時,常從四川回昆看望,大概十年前,他把父母接到了成都,“毛書記大約2012年過世了,他的妻子早兩年過世,毛洪濤從接走父母后也基本沒有再見到”。

  家教嚴厲,是一個上進優秀的孩子

  在毛洪濤的絕筆書里,他這樣描述自己的少年時代:少年勤勉。而在眾多認識他的人眼里,眾口一詞的評價是:上進、優秀。

  在楊老的印象中,“最早住在寶善街京劇院的時候,他家的窗戶正好對著我家的,我經常能看到這個孩子在窗前看書寫字”,楊老說,之后兩家人在一幢樓,常常看到毛洪濤在學習,不愛說話,有點內向,但是見到大人,特別禮貌地打招呼。他的父母家教特別嚴厲,把所有的心血都傾注在了他的身上。

  方老也回憶,打小看著他長大,最優秀的就是外語,在那個年代,“很多孩子貪玩,成績也不算好,但是這孩子不貪玩,外語不知道是去哪里學的,全院都知道這孩子外語好,后來還出了國。”

\

云南省京劇院

  記者走訪了好幾位目前還生活在京劇院家屬樓的離退休老人,他們都無一例外感嘆:“那么優秀的一個孩子,實在太可惜了,這么年輕,不應該那么想不開,輕易就結束生命。”

  “不是親人,勝似親人。小濤一直管我叫哥哥。”毛飛今年60多歲了,是重慶豐都人,他比毛洪濤大十多歲。自1986年來到昆明后,他曾有很多年的時間在云南京劇院從事水電工。“我聽說他的事以后,兩個晚上都沒怎么睡,我無論如何也不相信,他會用這種方式離開。”毛飛說,有快二十年的時間,他都和毛洪濤一家相處,“小濤離開云南后,有什么事都會給我打電話,讓我們幫他照顧一下父母。”

  毛飛說,他認識毛洪濤是在他16歲時,1989年讀西南財大,寒暑假時回家,毛洪濤都會在京劇院的錄像廳勤工儉學,“他的父母是高知,家里不缺錢,他一直都很勤勉,在錄像廳打掃衛生、收票、放錄像之類的”,毛飛說,此后多年,他和他的父母相處,也常常電話聯系,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獨立、有才華、沒有任何架子、懂禮貌。

  毛飛的兒子比毛洪濤小10多歲,在多年的交往中,毛洪濤給過他思想上的幫助。小毛告訴記者,這些年交往不多,但是逢到年節都要相互問候,“毛叔叔回復很快,中秋節的時候,還發微信跟我說雙節愉快。”

\

  小毛記得2013年時,因為工作上遇到了一些困難,他特別難過不知道如何處理,于是發了一封郵件給毛洪濤,毛洪濤很快給他打了一個電話,“他在電話里安慰我,叫我工作上有難處不要怕,膽子放大一些,要學會思考,選準目標,有什么可以跟他交流,隨時與他聯系。”

  但是,他做夢都沒有想到,從不發朋友圈的毛叔叔第一條和最后一條朋友圈是離世前與親友的告別。他說,他在15號早上7點突然看到毛洪濤的朋友圈,就立即在微信上安慰他:“叔叔,你要多保重呀!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難,生活還要繼續呀!還有那么多親人朋友支持你呢!”

  但是,那邊已經沒有回復,之后小毛在新聞上看到他離世的消息。

  是一個低調、開朗、陽光、坦蕩的人

  “難以置信!他出過好多專著,他真的是個人才,而且他的性格很開朗,我絕對不相信他會這樣?”毛飛說,十年后,毛洪濤的父母相繼離世,他們的接觸也很少了,但是每到年節,必要的問候毛洪濤從來沒有少過。

  他覺得毛洪濤是一個特別善于社交的人,他今天依然記得2000年毛洪濤在昆明一家酒店舉辦婚禮時,“特別會講話,氣質很好,特別自信。”

  與毛飛一樣,二十多年來,毛洪濤管楊曉萍叫姐姐,與她特別親。楊曉萍比毛洪濤大10歲,在他1歲的時候就認識了,從小在一個大院里長大,父母不在的時候,照顧毛洪濤的任務落在了楊曉萍身上。“他婚禮的時候,他的丈母娘在臺上這么說‘我的女兒和愛婿’,這說明他這個人真的很好的一個人。這十多年來,他們夫妻感情非常好,而且他特別珍惜我們這些從小一起過來的朋友。”

  楊曉萍記得,毛洪濤從小的表現就是一個“小大人”,說話做事都是胸有成竹,在僑民小學讀小學時,老師們都很驚奇,“說這個孩子長大一定會有出息,善于思考,成熟穩重。”因為學習優異,家庭環境和教育良好,毛洪濤不淘氣,也很少跟同齡人玩,從無驕奢之氣,“到今天都不會擺什么架子”。

  “他從小就是一個有同情心和正義感的人。”楊曉萍記得毛洪濤3歲時,她養的一只小雛雞死了,“哇哇大哭,哭了好久。”在少年時代,他看到小孩之間打架會去勸架,大人打自己的小孩,他也會打抱不平。楊曉萍覺得,后來他去讀書、當老師、做官應該該都是這樣。

  “他這個人脾氣急,但是對人特別關心特別好,對人也很熱情,不像小時候,倒是成年后變得開朗直爽隨和,有時像小孩子,有什么說什么,朋友眾多”,楊曉萍說,他這個人并不是一個心里能藏著掖著的人,很坦蕩,學生特別尊重他,他也隨時和學生開玩笑,就像朋友一樣。

  毛洪濤的父母還在昆明時,他每年都會回來很多次,“是一個特別孝順的人”。楊曉萍說,毛洪濤是一個美食家,最喜歡吃昆明順城街口一家的米線,每次回來都會邀他們這些發小去吃飯,也會邀他們的各位父母吃飯,給每個老人點一份他們喜歡的菜。

  2017年楊曉萍去了一次成都,是最后一次見到毛洪濤,之后彼此忙也就再沒有見面,只是在微信上姐弟互致問候。

  對于毛洪濤用這樣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楊曉萍覺得“不可能,一萬個不可能”,她說他是一個善于跟別人溝通交流的人,走上這步他實在太遺憾,“他可以退而求其次,做一個純粹的學者,我們不知道他究竟是為什么,我也很想知道,而且他的身體也還健康,”楊曉萍說,毛洪濤的故去,對她來說真是一個沉重的打擊,一個在她心目里開朗、陽光、才華橫溢、坦蕩的人,就這樣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

  10月15日早晨6時許,毛洪濤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發出“絕筆信”后失聯,隨后成都市溫江區警方介入尋找。10月16日當地警方通報,在江安河溫江段一河道內發現一具男性尸體。經公安機關現場勘驗,并綜合前期調查走訪工作,核實確認死者系毛洪濤本人,初步判斷為溺水身亡,排除刑事案件。

  10月16日晚間,據@成都發布 消息,成都市已成立由市紀委監委、市委組織部、市委宣傳部、市委教育工委、市公安局組成的聯合工作組,正在對有關情況進行全面調查。

  在中國科技論文在線中這樣介紹毛洪濤:教授、博士生導師、管理學博士、財政部全國會計學術帶頭人后備人選。1970年出生,云南昆明人。2003年破格晉升為副教授,2008年晉升為教授。2008年入選“財政部全國會計學術帶頭人后備人選”;2009年被批準為博士生導師。1996年9月至1997年2月參加中國人民銀行首期BFT培訓班脫產學習英語;1997年通過全國工商企業出國培訓備選人員外語水平考試(BFT)和全國外語水平考試(WSK);1998年經申報獲國家留學基金資助取得赴美留學資格;1999~2000年作為訪問學者赴美國伊利諾伊大學會計學國際教育與研究中心訪問學習一年。公開發表學術論文(包括英文論文)40余篇,會計著作10余部。近年榮獲省部級科研獎勵10余項次,省級學會優秀成果一、三等獎各一次。擔任中國會計學會會計基礎理論專業委員會委員,中國會計學會財務成本分會理事等學術職務。(編輯:RMAQW)

    標簽:
亚洲人成在线观看